女性向BL,慎入ˇ

此篇不分集,更新時會置頂。

預計應該是給小蘭的賀文,沒有退貨服務喔XD




我從來沒有想過,只是告個白居然還要挨拳頭。
 
當我抱著被狠狠揍了一拳的肚子回我跟別人合租的公寓時,還被室友嘲笑,只有一個比較有良心的室友有關心我。
 
「鐵少,你怎麼啦?」從房裡面出來的小白看見我抱著肚子倒在客廳的樣子,露出一臉疑惑的表情看著我。
 
其實小白一點也不白,反而很黑,不過基本上男孩子黑一點才正常,像我這種曬不黑的就常常被開玩笑,又不是我不想變黑,是根本黑不了好唄?
 
「被打了一拳喔,而且還十分有力喔!啊哈哈,鐵少,終於有人給你一拳了啊!」整個就很沒有良心的小佑抱著肚子狂笑,還一邊跟小白講不是事實的事實。
 
「……鐵少,你該不會亂說人家什麼,所以人家要打你吧?」小白訥訥地說道,臉上疑惑的表情還是不改。
 
我無言地看著小白,雖然我鐵少平常有點瘋瘋的,但不至於當廣播器亂講別人閒話好唄?真是的,小白真的是不夠了解我!
 
「才不是咧,他一定是跟哪個男的告白之後被打啦!啊哈哈哈,唉唷,我的肚子也好痛啊!」小佑的笑聲還是沒停,還是一直在狂笑。
 
很好,很好,林佑霖你就笑到嘴巴扭到,肚子痛死算了! 
 
我狠狠的對小佑瞪了一眼,可是礙於肚子實在太痛,那個瞪眼根本一點魄力也沒有。
 
「喔?這還是第一次有點會因為鐵少的告白而有正常的反應耶……」男生公寓裡面為一一個大美女小婕剛保養完,踩著慵懶的步伐走到客廳,倚著牆邊說道。
 
不要問我為什麼這個大美女不去跟她的同類住,反正她高興來我們這邊住,我們這些男生就算吃不到也可以養養眼睛。
 
是說,其實我們這間公寓裡面的其他三個男人都沒有膽溜去小婕大姐的房間就是了。
 
平白多了三個保鑣,最賺的就是小婕大姐了。
 
「嗯,通常不會有人把鐵少的告白當真,都當他是開玩笑的……鐵少,這個有希望喔!」小婕大姐點了點頭說道。
 
「嗚……有希望個鬼,我才不想被當沙包打!」我咬著牙說著,肚子上的疼痛感沒減緩多少,只能繼續縮在客廳的地板上。
 
「……嗯……出手的確有點重耶,鐵少,我帶你進房間吧!躺在地板上也不好看!」小白看著我蜷曲的身體思考了一番後說道,走過來把我扛進房間。
 
小白你真的是好人。
 
應該給你很多張好人卡。
 
「好啦,鐵少,算大小姐我今天有良心,幫你去買宵夜。」小婕大姐的聲音從外面傳來,「你要吃什麼?」
 
「……隨便……」我氣若游絲的說道,現在只要用力一點說話,我的肚子就會痛得要命,原本不算小的說話音量,一下子變小了。
 
小婕大姐沒有說什麼,我只聽見一陣門開關的聲音,屋內就只剩下我跟小白。小白要趕報告先回房間去了,我一個人在我自己的房間裡躺著。
 
我鐵少祺,從來沒有遇過這種人。
 
其實從以前我就被人說過,像是我這種人,當換帖的朋友不錯,夠義氣夠朋友;但是要是當情人,我這個人絕對不及格。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們都會這麼說,女生也好,男生也罷,跟我交往過的人,都這麼跟我說。
 
所以到後來,我的告白(應該算吧?)通常都被當作我在開玩笑,然後我也只能陪著他們笑。
 
 
有時候我會突然想起之前跟我交往過的一個女生說的話。
 
『那大概是因為……我不是你真的喜歡的人,頂多只是很合得來而已。鐵少你是個很好的人,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跟你交往,就是沒有那種在談戀愛的感覺。』
 
雖然她是那麼說,我們也的確分手了,不過,現在我們依然是好朋友,是超級合得來的夥伴。
 
的確,今天這個學弟跟以往其他人的狀況不太一樣,不過,機會也不大吧?那學弟的表現就他看起來,應該是屬正常人範疇,是異性戀。對於雙性戀的我,應該會多少有些排斥吧?
 
嘛……不想那麼多了,裝憂鬱不是我這個陽光少年會做的事情啊!
 
 
胡思亂想了一陣,小婕大姐已經買好宵夜回來了。


※※※
 
早上隨便整理一下自己的外表,我就打算去社辦整理東西。
 
昨天本來是跟學弟在整理東西,因為我突然告白,再外加學弟打了我一拳就跑掉,導致社辦裡面的東西沒有整理完。
 
所以,我只能認命地早點回社辦去整理東西。
 
當我走到社辦的時候,已經看到學弟獨自一個人在那邊整理,而且看狀況他已經快要整理好了,看來他很早就來了。
 
我露出笑容跟他打招呼,道:「阿軒,怎麼這麼早來啊?」
 
學弟的名字叫做劉奕軒,是個長相頗清秀的美少年。
 
「呃,嗯,我來整理東西……昨天突然打學長一拳,真的很對不起。」阿軒點點頭,一邊說還一邊整理著昨天沒有放好的雜物,似乎是很緊張的樣子,他的目光完全沒有移到我身上。
 
嘛,第一次有人對我有這種反應……嗯,應該是說,阿軒的反應反而比較正常,之前的那些人反應都太異類了一點。
 
「啊,那個,沒什麼啦,我還想請你別當真呢,那只是我說笑的而已啊!啊哈哈……」我走進去幫忙收拾東西,一邊說著,誰曉得我話剛講完而已,阿軒就突然轉過來抓住我的手,而且還用著異常認真的眼神看著我。
 
「呃,阿軒?這樣會痛耶?」我看了看被抓住的左手,雖然沒有什麼用力過度勒出來的痕跡,不過看阿軒的力道,應該很快我手上就會出現他的手指印了。
 
「學長,你昨天說的……是假的嗎?」阿軒很認真很認真的看著我,他的臉也逐漸向我靠近。
 
阿軒你別靠我那麼近,我會想歪耶!
 
「這個,難道你希望是真的嗎?那只是我跟人家打賭輸了而已啊……」我甩了甩手,阿軒還是沒有打算要放開我的手,就好像跟我的手已經緊緊黏住,完全無法分開。
 
不過後面說出來的理由還真爛,連我自己都不相信。
 
「可是我不覺得是假的!學長,其實我昨天聽到你的告白之後很開心,我一直都在思考該怎麼跟學長告白才好……可是我一興奮起來手腳就會不受控制,所以才打了你一拳,真的很對不起。」阿軒緊拉著我的手,從他口中說出來的話太讓我震驚,以致於我忘了要提醒他的臉不要再靠近。
 
劉奕軒學弟,你好歹也對你自己的長相有點自知好唄?你的長相遠距離看就很有殺傷力了,近距離看害我心臟都快要停擺了!
 
「啊哈哈,是這樣啊……」我苦笑。你昨天那種態度分明就是被驚訝過度才打我一拳,然後再落跑,誰相信你啊!
 
「小鐵學長……你讓我好高興了一會兒,可是你現在讓我好傷心,是因為我打你那一拳你才覺得我不會接受你嗎?」阿軒看著我的那雙眼睛,突然間變得好濕潤,好像隨時都會哭出來似的,語調也變得有些哽咽。
 
「欸?也不完全是那樣啦!」我尷尬地說著,要是讓學弟哭出來還得了,我的名聲不知道會傳得多難聽?搞不好還會有人說我鐵少會欺負學弟妹呢!
 
咳嗯,是誰說我的名聲本來就沒有多好聽了?好歹我也是有很多學弟妹捧著的呢!很多學弟妹跟我交情都不錯啊!
 
「……那,學長的意思是說,有部分是因為我打了你一拳,所以你就這樣討厭我嗎?」阿軒的眼睛濕到快哭出來了,語調中的泣音比剛剛明顯很多。
 
「等等!阿軒……你冷靜點,冷靜點好嗎?改天再說吧!改天再說啊!」我用盡全身力氣,將阿軒推開了一點點,看不出阿軒那麼削瘦的身材,力氣還不小。
 
「我……我……」阿軒被我推開後,眼角居然滑落了一行淚。
 
「阿軒啊……這個我待會還有課,我先走了啊!等你冷靜之後再說吧!」我拍了拍阿軒,隨即開溜,因為說真的我很不會安慰人啊!而且我又是主因,這樣就又更棘手了啊!
 
所以為今之計,走為上策!
 
※※※

在鐵少走了之後,劉奕軒剛剛那種泫然欲泣的可憐表情完全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張噙著不明意味的笑臉。
 
「軒公主,被你喜歡上的人還真是可憐!」高中時代就跟劉奕軒很要好的季昊然從外面走進來說道,還叫著劉奕軒高中時代的綽號。
 
「不會可憐的,我會讓小鐵學長覺得很幸福的!」劉奕軒笑著說道,「昊公主,你自己也多保重啊!」

「不用你管!」季昊然像是被踩中痛處一般,口氣不好地說道。

「呵。」劉奕軒笑了一聲。
季昊然無言地看著劉奕軒,想想高中時代的他,他只能幫鐵少學長祈禱。

被這個女王樣喜歡到,只能說學長你的運氣實在不太好。


                              --更新於 2007.8.19

※※※
 
「喂,鐵少……我在跟你講話耶,你有沒有在聽啊?」
 
有隻手在我眼前晃來晃去,然後還有人在我旁邊一直跟我講話。
 
「喂喂,你是怎麼了啊?」
 
可是我一句話也沒有辦法聽清楚她在講什麼,只知道那是我認識的女生的聲音。
 
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些什麼,也聽不清楚週遭的聲音,今天好像一直都是這樣子。
 
背後突然被用力一拍,那力道雖然不大,但是來得太過突然,害我一時不能夠反應,往前顛簸了一小段路,才穩住自己的重心。
 
也因為如此,才發現自己原來走神很久了。
 
「妳幹什麼啦?」我回頭瞪著站在我後方,剛剛打了我背後的女生一眼。
 
「我才想問你在做什麼咧,一整天魂不守舍的,我在跟你說選美的事情你都沒在聽啊?!」
 
那個女生叫做小凜,是我們學生會的書記,也是我很好很好、好到我懷疑她有讀心術的好朋友。
 
「……你說了些什麼啊?」我摸了摸頭,還是想不起來剛剛小凜到底說了些什麼。
 
「厚,你真的是……我在跟你說,你們系上到底要派誰出來參加校園選美啦?」小凜不滿地拍了我的頭一下。
 
「喔,那個啊,不知道耶,系上的學姊都很忙啊……同屆的有些在忙比賽,好像沒有什麼人選。」
 
校園選美每一次都遇上我們系上對外的重要比賽,大三以上的學姊都在忙著畢業要考的執照,大二的就是在忙那些對外的學論比賽,大一的還什麼都不懂,怎麼有人可以出去比賽?
 
「嘛,你也知道我們校園選美又不限定只有女生,只要是女裝打扮都可以參加的啊!」小凜又拍了我一下說道,她這樣講八成是有了什麼人選了……
 
會被開刀的應該就只有學弟或同年級的了,我先替你們默哀三秒。
 
「妳是有什麼人選嗎?唉,女生怎麼那麼愛看男的穿女裝?!」我嘆了一口氣,難道她們不覺得,男生穿女裝,很像金剛芭比嗎?根本就是視覺迫害!
 
「那也看是哪個型的男孩子穿,要是叫個猛男穿,保證全場的人都吐死給你看!」小凜表情誇張地說著,停頓了一下後,又說道:「我的確是有人選啦,就是你社團跟你同系的學弟!」
 
「妳說……我社團的學弟?哪個啊?有很多個耶!」
 
到底是哪個學弟被看上了啊?還真是悽慘……嘛,鐵少學長我一定會替你默哀的!
 
「唉唷,你社團的學弟也只有那麼一千零一個穿起女裝能看嘛!真是,難道你以為其他人可以看嗎?」小凜推了我一下,嘆了一聲說道。
 
我在腦海裡面把每個學弟的樣子瀏覽過一遍,試著模擬他們穿上女裝的樣子……好像還真的有那麼一個穿起來可以看的樣子。
 
等等,這個人是……我一邊想著,不禁脫口說:「劉奕軒?阿軒?」
 
「沒錯!就是他,我還查到了他是西陵高中畢業的!」小凜拍掌說道,看起來很興奮的樣子。
 
查到人家是哪裡畢業的有那麼值得興奮嗎?我不解的想著。
 
「西陵高中有什麼特別的?不就是一般的升學名校?」而且還是和尚學校,真是有夠無趣的。
 
「嘖嘖,這你就不懂了。西陵高中雖然以升學為主,但是為了撫慰學生唸書的辛勞,以及為了正值青春期的青少年們,而特別設計了一種特殊制度。」小凜伸出右手,搖了搖食指說。
 
「為了正值青春期的青少年?是啥鬼特殊制度啊?」我不解問著,那到底會是什麼鬼制度啊?
 
「呵呵,就是所謂的公主制度!」小凜詭異地笑了幾聲說道。
 
看到小凜的笑容,我突然覺得背脊發涼,有種可怕的預感。
 
「不懂對吧?所謂的公主制度呢,就是由學校裡面長相清秀且個子嬌小,比較像女生的學生來穿女裝,負責在各種場合幫忙以及加油,讓學生們在一個都是男生的空間裡面還可以看到花朵。」小凜一口氣解釋完,末了還補了一句,「嘛……不過只是視覺上啦!」
 
「然後?妳說的這個啥鬼制度跟阿軒有什麼關係?」
 
其實小凜講那麼一堆我實在是有聽沒有懂,不過那間學校制度真的很奇怪啊,而且居然還是升學名校……
 
但是重點不是這個,我現在不想提到阿軒啊!
 
「劉奕軒,他可是西陵應屆畢業的公主喔!」小凜笑著說道,「所以,我想他現在打扮起來應該也不錯!啊,對了對了,我還有向西陵學生借他那時的寫真來喔!」
 
小凜一邊說著,一邊從她隨身的包包裡面抽出一本厚度大概有一點五公分的寫真書。
 
剛看那本寫真書的封面我就昏了,啊啊,我現在不想提到跟「劉奕軒」有關的任何事物啊啊──
 
那會讓我想起昨天以及今天早上的事情啊!
                         
                           --更新於 2007.8.25

 
儘管我再怎麼不願意,我還是被強迫看完了那本寫真書。
 
儘管我再怎麼當作我沒看見,我還是看見了那些如果不知道本人性別的,一定會誤認的神秘寫真。
 
而且,我真的被照片上的人給驚艷到了……
 
那是一張整個構圖很吸引人的寫真。畫面中的主角站在黑色背景前方,穿著紅黑兩色的露肩禮服,臉上的妝偏濃,但卻不會看起來太誇張,反而讓主角看起來更加妖艷,頭微抬,一雙漂亮的眼睛從上往下看,十足的壓迫感。
 
不過我還是有個疑惑……
 
「你確定這個人是阿軒?」我手指著其中一張照片說道。
 
怎麼看氣質都差很多耶……怎麼想都不可能嘛!
 
「那你看旁邊的公主介紹不就知道那到底是不是你那個可愛的學弟了?」小凜指著在頁面右下角的地方,有著一個欄位是專門介紹公主的。
 
我仔細看了之後,一看劉奕軒這麼三個大字,我就覺得又開始頭昏了。
 
「放心啦!我沒有那麼無良要你去說服他啦!」小凜在我背後重重地拍了一下,笑著道:「只要你去幫我約他出來就好了~」
 
小凜!我現在是連他都不想看到啊……
 
雖然說這樣對學弟有點過意不去,但是,我現在真的不想看見阿軒。
 
心裡總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難以用言語來形容。
 
那種感覺,讓我有種很開心的感受,但同時也讓我有點心慌。真要形容的話,那就像是放羊的孩子說的話終於被人相信的那種感覺吧!
 
所以我現在的心情複雜到我自己都不知道是高興還是快樂了,要是真的見到阿軒,我該用甚麼表情去面對阿軒?
 
「鐵少,喂,鐵少,你今天真的怪怪的,都不聽我講話!」小凜看著我露出狐疑的表情,「不要說我沒關心你,你該不會發生了甚麼事情吧?」
 
我沉默了一會兒,把昨天跟今天早上的事情跟小凜講了個大概,小凜的表情也很精彩,一直在變。
 
等我講完之後,她用力地拍了我的背,說:「鐵少,搞不好奕軒學弟真的喜歡你啊!真是的,幹嘛想那麼多?」
 
「可是他先打了我一拳耶?」我有點不滿的說道。
 
「那也許是他被你嚇到啦!拜託,你那種告白方式會被當真就很不可思議了!」小凜又重重地被在我背後拍了一下。
 
「呃咳咳,小凜!妳再拍下去我會吐血啦!」我假裝咳了幾聲,不過,小凜的手勁還真的不是普通的大,我有種被震傷的感覺。
 
「哪會啊?那是你太不耐操好不好?」小凜又拍了我一下。
 
再這樣被他拍下去,我真的會得內傷……
 
我的手機鈴聲突然響起,我拿出手機,跟小凜說要接電話後,連來電的人是誰都沒有看就直接把電話接起來了。
 
『喂?是鐵少學長嗎?我是奕軒。』
 
聽到阿軒那個比一般男生聲音還要清脆悅耳的聲音,我手中的手機差點滑到地上去。
 
『……喔,我就是。阿軒你有甚麼事情嗎?』
我盡量用著正常的口氣說道。
 
『也不是甚麼大事情啦,我想問學長你今晚有沒有空……』阿軒本來的口氣很自在,但是說到有沒有空的時候,聲音突然變小聲了。
 
「有沒有空啊……這個…」我思考了一下,到底要不要說有空……這八成是要約我出去吧?
 
小凜聽到我說的話之後就拚命點頭,嘴巴還一直說有空有空,真是敗給他了,到底是要約她還是約我啊?
 
「應該是有空吧……」基本上我很閒的,只是還是要保留一點。
 
『那,晚上七點,綠茵森林餐廳見。』阿軒像是在趕時間的把時間跟地點迅速的講完,然後就把電話掛了。
 
「約會喔?」小凜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說道。
 
「……」
 
有時候辯解不一定可以幫你洗脫罪名。
 
 
「好啦,我還有事情要做,記得幫我約啊!祝你約會順利喔!」小凜笑著說道,一邊拍著我的肩膀。
 
當我發現我手中的那本寫真還沒有還她時,她人早就已經走遠了。
 
 
坐在可以看到鐵少祺,離他有點距離的咖啡廳裡,劉奕軒很帥氣的闔起了手機,臉上只能看見充滿自信的光彩,毫無半點怯懦。
 
「幹嘛裝成你很緊張的樣子?」季昊然喝著咖啡,用著有些不悅的口氣說道。
 
「我哪有裝,我真很緊張啊!」劉奕軒笑著說道。
 
季昊然沒有說話,只是無奈地搖搖頭。
 
那個愛扮豬吃老虎的傢伙,他懶得理了。
                                                                                                     --更新於 2007.8.31
 
 
※※※
 
其實我今天並沒有甚麼課,而且今天也沒有要去社團,所以我還沒五點就已經回到我跟那群沒啥良心的人一起合租的公寓。
 
今天阿軒打來說要約我去吃飯,可是他都沒有等我答應就把電話掛了,他難道不知道這樣我就可以有光明正大的理由不用去了。
 
我並不想去,因為我會覺得現在看到阿軒我大概會很尷尬,根本沒有辦法好好講話;但是,不去不知道阿軒會不會一直等下去,讓人家空等一場,改天見面會更尷尬。
 
今天很難得同住的那三個室友都有個人私事而不在,公寓裡面就只剩下我一個人。
 
一個人,沒有可以轉移目標的對象,就會變得很容易胡思亂想。
 
腦袋裡面轉過一堆思緒,結果只是浪費時間。
 
距離晚上七點鐘,只剩下半個小時多而已。
 
 
阿軒說的那間餐廳離我住的公寓不算近,要是再發呆下去到時就算不想遲到也一定會遲到。
 
像我這樣真的有點糟糕。
 
 
現在距離晚上七點大約只剩下半個小時,劉奕軒依然還在自己跟季昊然合租的公寓裡面,絲毫不趕時間,躺在沙發上休息。
 
季昊然手裡拿著一杯飲料,因為某人占住了整張沙發,他有些不悅地開口說道:「軒公主,你不是跟人約七點嗎?怎麼還在這裡磨蹭?」
 
「嗯,是七點啊,可是我可以確信小鐵學長一定還在家裡面。」劉奕軒懶洋洋地說道,連眼睛也不睜開。
 
「你是在他家裝了監視攝影機是不是啊?你怎麼知道他還在家裡?」季昊然走近,依舊用著不怎麼好的口氣說道。
 
「沒有,昊昊,那樣的行為可是犯法的喔!」劉奕軒突然一個起身,他的臉瞬間在季昊然眼前放大,近距離的衝著季昊然一笑。
 
季昊然被那突如其來的詭異笑臉給震住,才剛回神,就聽見關門的聲音,屋子裡面已經沒有看到劉奕軒的人影了。
 
 
……跑得未免也太快了吧?
 
 
我一直掙扎到大概到剩下十幾分鐘時,才下樓騎上我的中古機車出發去那間跟阿軒約好的餐廳。
 
由於時間實在太剛好,我到餐廳門口的時候,剛剛好七點。
 
停好機車,正要踏入餐廳時,我又猶豫了一下。
 
突然有點想要回去的衝動,畢竟,來了我也不知道我要做甚麼,要是阿軒今天不講話的話,就會很尷尬了;不過要是他太興奮太激動,場面還是挺尷尬的。
 
算了,反正到了都到了,還是進去好了。
 
那是間簡餐,因為是用餐時間,所以裡面的客人還算滿多的,也有點熱鬧。
 
我戰戰兢兢的走了進去,有個服務員向我走來,面帶笑容地說道:「您好,一位嗎?」
 
「呃,我跟人有約了。」我望向裡面,尋找著阿軒的人影。我一下子就找到他了,感覺上阿軒在人群中顯得特別突出。
 
這是錯覺還是怎樣的,我也不知道,但我就是覺得阿軒平常看起來並沒有這麼地耀眼。
 
剛好在我尋找阿軒的身影時,阿軒也注意到我了,他露出開朗的微笑向我招手。
我走過去阿軒坐的位子對面坐下,他笑著,遞給我一張MENU,說道:「想吃什麼就點吧!」
 
阿軒的穿著看起來並不是說很正式,看起來比平常上課輕鬆許多,臉上帶著笑容的他也看起來比較活潑。
 
我接過MENU,看了上面的菜名就隨便挑了一個,告訴在旁邊的服務生。
 
等到服務生走了之後,阿軒看著我,臉上的笑容突然消失了。
 
面無表情的阿軒,其實看起來有種壓迫感。
 
看到阿軒這樣的表情,我有點不安,阿軒該不會因為早上的事件而心情不好吧?
 
不過好歹他也是男的,總不會那小心眼吧!
 
「阿軒,你找我出來有甚麼事情啊?」我擠出笑臉對阿軒說道。
 
「啊,那個啊,啊……」阿軒突然慌了手腳,原本拿著咖啡杯的手鬆了,差點讓咖啡杯從半空中掉到桌上去。
 
這樣的感覺,感覺又跟早上的相差無幾。

                                                                                                    --更新於 2007.9.22

----


2007.9.22

我最近不是故意要怠工的啊
黑兔兔最近很忙啊冏



2007.8.31

最近怠工的很嚴重啊(汗)
我想玩帝國千戰記!!!!!!!
可是沒有錢.......


2007.8.25

更新up!

軒公主被布丁說成是正太((囧
軒公主你說,你是正太嘛?(指)

我承認我說我要研究痞客模板,
結果只動了一點點@@


2007.8.19

預計是給小蘭的賀文
軒公主你可以再黑一點
小心晉級成女王!
鐵少會不會太阿呆了@@

第一次用第一人稱,實驗中,實驗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inminori 的頭像
cinminori

千醉夜。

cinmino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神龜
  • 我看完了...
    還滿喜歡季昊然這個名字
    ...學長和學弟的那一段寫的還蠻生動的
    不過~兔子
    這是別人的賀文耶@@
    叫我來看??
  • 誰說別人的賀文不可以看啊喵XDDD

    真的嗎?XDDD

    那段經典XD

    cinminori 於 2007/08/24 00:56 回覆

  • DEVILKID
  • 總算找到時間把他看完了orz
    電腦當掉在整理(囧

    恩...我覺得某公主感覺上是有點正太XD
    不過沒關係,我喜歡腹黑正太XD(遭巴
    一直很想寫一隻,不過我得先擺脫正太在我手中會被寫成受的習慣哈哈

    期待後續ˇ
  • 喵,軒公主你身上到底有多濃厚的正太氣息?
    怎麼大家都當你是正太啊……XDDDD

    嘎哈哈,這個咩,習慣這種東西叫做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像我寫東西一定會出現女王類型的角色啊~~

    我會盡快完結的XDD

    cinminori 於 2007/08/28 19:14 回覆

  • devilkid
  • 飄來繼續看XD
    乖兔子ˇ(摸頭

    某公主越來越...有正太味喔(巴
  • 真的假的.....某公主真的有正太味唷~?!!!!

    嗯嗯,我很乖唷XDDDD

    cinminori 於 2007/09/24 22:5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