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耽美】帝君.逍遙醉夢 (2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21
 
安瑾書一醒來就看見大家都盯著他看,每個人的臉上都充滿了無奈的表情。
 
「殿下,你可以再呆一點沒關係……好好的一個人在自己家裡走也可以掉下去……」雲殘月露出來非常無奈的表情看著剛醒過來的安瑾書,而後者只是疑惑地看著出現在他眼前的幾人。
夏肖玉看著安瑾書醒了,表情才從緊張轉為無奈,稍微鬆了一口氣。
「殿下,你真是嚇死我了,我還以為是哪個武功高強的刺客闖進來了,原來只是你自己掉下去……」御宇殤無奈地笑著,心想還好殿下沒有出事情。
 
安瑾書仔細地看著在他眼前每一個人的長相,從左邊看到右邊,再從右邊看回左邊,他歪著腦袋,手指著自己,開口問道:「你們……叫的殿下是指我嗎?」
 
聽到這句話的眾人當場愣住了,這句話問得好像他失憶的樣子。
 
「唔……你們怎麼都不回答我?這又不難。」安瑾書露出一張無辜的臉說道。
 
這問題當然不難,但是很嚴重。
 
王爺失憶了,而且是現在暗傳最有權的王爺失憶了,這一定會掀起一陣風波。
 

cinmin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20
 
 
「好吧,你們可以先離開了,我想出去走走。」安瑾書思考了一會,抬起頭,對著那對姐弟說道。宇文雅跟宇文彥點頭,立刻隱身在黑暗之中,他們雖然一邊要調查,但是主要的責任還是保護安瑾書,所以就算安瑾書說他們可以離開了,他們還是需要在暗處保護著他,以免同樣的事情再度發生。
 
安瑾書看了眼前空出的道路,他起身走出了房門。
 
本來只有安瑾書還算沉的腳步聲,突然聽見了一聲噗通。
 
 

cinmin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夏肖玉其實一直都知道,那個殿下在打甚麼主意。
 
只是他能不說就不說,能裝作不知道就不知道。
 
王族的權勢鬥爭,那個人要不是因為他,他是不會將自己陷入那種無後路可退的窘境中。他是個聰明人,既然能在一開始撇清一切關係,就不需要跟著大家去奪權奪勢,他其實甚麼都不需要,但只是為了一個意念,就這樣深深陷入。
那個意念,那個堅持,夏肖玉自己是明白的,只是……他無力阻止,或者該說,他不想去阻止。
人是很記仇的,他也是人,又有這麼樣的機會可以報仇,他又怎麼會想放過。
最後,他只能裝做甚麼都不知道,讓那個人去幫自己復仇。
他很自私,很卑鄙,並不像外表的那般光明磊落。
但是,經歷過這次的事情,他開始有些害怕,有些動搖……
那個人什麼錯都沒有,而他卻因為一己之私就將他曝露在危險之下。
這樣一來,錯的反而是自己了。
 
雲殘月跟著夏肖玉走回瑾王府,但夏肖玉不知道在想甚麼,越走越慢,最後還停了下來。
 
雲殘月看著好友的舉動,輕輕拍了他一下,道:「喂,肖玉?你今天真的很奇怪……」
一下子生氣,一下子又發愣……
夏肖玉看了雲殘月一眼,深深地吸入一口氣後,淡然地說道:「我的確有點奇怪。」
 
「欸?什麼?」不說還好,一說他更不懂了。
 
「什麼事情都沒有。」夏肖玉冷淡地說道,這才恢復了跟平常比較一樣的態度。
 
雲殘月聳聳肩,只得跟著夏肖玉回去瑾王府。
 
 

cinmin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18
 
回到自家王府的安以歆脫去外衣,躺到自己床上,突然不能理解他到底是為什麼要出門親自去看安瑾書的狀況,其實不用出去,他也可以知道他的情況。
 
其實就連安以歆自己都不明白為什麼要親自去探望九皇弟的狀況。
 
也許只是一時興起吧?
 
算了,姑且不論那些,照這個情況看來,九皇弟還沒有打算要動手,但是應該也快了。
 
就等他打算怎麼做之後,再來想因應對策也不晚,畢竟檯面上他們還是兄弟,沒有直接的證據就將五弟解決掉是會惹來非議的。
 
他應該知道這種事情該怎麼處理會比較好。
 
 
 
安瑾書難得安分地待在王府裡,幾乎什麼事情也都沒有做。
 
夏肖玉一早就被雲殘月拖了出去,也不知道是要做什麼,為了要有人顧著安瑾書的安危,還特地把御宇殤從宮裡面抓來瑾王府。
 

cinmin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17

(修改版II)

時刻已近酉時,屋外夜色已經開始轉暗,安瑾書在紫鸞夫人離開後又小睡了一下,直到這個時候才醒來。
他坐起身看看房間週遭,他睡著之前桌上擺著的碗匙都已經被收走了。
 

cinmin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這個嘛~是小夜幫我畫的喔ˇ是逍遙醉夢的人物圖ˇ

是在我被指考成績打擊到的當天收到的,當場就變得很開心說ˇ

而且小夜的畫風真是越來越美型了啊ˇ

瑾書書果然是美人XD

cinmin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16

紫鸞夫人跟蕭紫薔把自己的東西整理好就要走之時,她回頭跟在場的雲殘月、祈夜歆、洛曜雪等人說道:「我家的乖兒子呢,被我處罰十天不能講話,你們不可以欺負他喔!呵呵呵!」
 
話末了,還帶著愉快至極的輕笑聲,真是讓人不明白到底誰才是在欺負安瑾書。
 
蕭紫薔搖搖頭,懶得作聲反駁,就要走出門外時,祈夜歆一個移形移到紫鸞夫人前方擋住了他們兩個。
 
「……可否請紫鸞夫人稍留步?晚輩有事相詢。」
 

cinmin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15
 
紫鸞夫人被自己弟弟說中,本來開口想要辯駁什麼,卻講不出話。
 
因為蕭紫薔所說的是事實。
 
蕭家女子一向不能外嫁,而她卻不顧家族的反對硬是入嫁宮中,這對她們家族而言,等同私奔。
 
這樣的話,自己的兒子會有這種脾氣好像自己也真的有些關係,唉,什麼不好偏偏就是這般死心眼的脾氣。紫鸞夫人在心裡想著,坐在床邊握著自己兒子的手。
 

cinmin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14

 
「你就稍微休息一下!真是的,還說討厭殿下呢,這會兒最著急的就屬你!」雲殘月一邊說一邊把夏肖玉人直接拖回房裡去,這傢伙幾乎快把自己當成鐵打的了,幾乎都沒有休息。
 
「……,這是我失職,我當然擔心!」夏肖玉聽到雲殘月的話,臉色變了變,急忙說道。
 
「好啦好啦,盡忠職守的夏肖玉,你的忠誠大家都知道,先休息吧!」雲殘月敷衍的說道,直接把夏肖玉推進他自個兒房裡然後把門從外面關上,接著道:「反正這次我們一定會負責好殿下的安危!你就好歹給他休息個一、兩個時辰吧!」
 
夏肖玉當然知道自己這兩天的確有些太超過,也知道雲殘月是基於朋友立場關心他,他也只好接受人家的好意了。
 
「那如果一有事情,請務必要立刻通知我!」夏肖玉從裡面跟還在外面的雲殘月說道。
 
「好,我會的!」雲殘月回答道。
 

cinmin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13
 
歆王府。
 
安以謙擅自行動失敗的消息,很快就傳到了安以歆的耳裡,對於自己五弟的失敗,安以歆並沒有露出任何意外的態度。
 
一切彷彿如他所料一般,對於自己的親弟,安以歆算是很清楚他的個性。
 
坐在竹簾後方,輕撫著楠木琴弦的清秀青年,嘴邊勾起了弧度。
 
房門外傳出了一陣腳步聲,安以歆的居室附近平常並沒有任何侍僕在走動,只有用膳時間才會有人來請他去用膳,而這個時間,分明不該是有人過來的時間。
 
那腳步聲到門前停下,來人恭敬地道:「王爺,五王爺來訪。」
 
安以歆聽了,輕輕一笑,隨即又把嘴邊的笑容斂下,輕聲道:「請他進來吧。」
 
 

cinmin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   12
 
安瑾書慢慢的張開眼睛,看見安以謙那張表情複雜的臉,他心裡暗自歎了一口氣,對方想要做什麼他大概知道了,偏偏從小沒有學過武的安瑾書力道實在遠輸了安以謙一截,再加上他現在的身體根本就沒有力氣去反抗安以謙,當前的狀況只能乖乖聽話,吃下安以謙放在自己嘴邊的糕點,能拖一會兒是一會兒。
 
「……為什麼你怎麼樣都不會死呢?」安以謙用著無奈的口氣說道,眼神也相當複雜,同時再拿過一塊桂花涼糕給安瑾書吃。
 

cinmin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11

(0704修正錯誤)
 
大多數人都只知道,黑帝武功高強,但是,還有一個力量是大家所不知道的,那是就連紫苑盟內部都只有僅少數人知道的力量。
 
紫瞳。
 
那是祈夜歆與慕羽凰兩人皆有的能力,當黑瞳轉變為紫瞳時,能夠迷惑目光所直視的人,藉以達到自己的目的。他們兩個之所以會有著相似的能力,是因為他們的血緣關係,雖然只有些微不同,但他們兩個的長相仍有異於中原漢人的樣貌。
 
──但是,不經常露面的兩人是沒有辦法讓人發現這個差異的。
 

cinmin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啊恩,這個嘛,因為這兩篇都是我在晚上唸書唸到昏頭時跑來打的,所以……

我看過了,有些文句不是很順,有點怪怪的,應該啦,所以……

但是我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麼改才好,……

cinmin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10
 
(修改版)
 
煬哀自從將昏了過去的安瑾書帶出了瑾王府之後,便發現黑帝正在尋找他們的下落,為了不要讓黑帝發現他的目的,他只好東繞西繞不敢直接回去。
 
他是白月派給安以謙當助手,以幫助安以謙達成他的目的,所以他長期臥底在瑾王府裡,偽裝技巧極高的他,從來就沒有被懷疑過。
 
白月,是他們絳月莊的莊主,而絳月莊正是武林邪派的上頭領導,想當然爾,白月也不會是什麼正道人士,做的事也是一些不好的勾當。煬哀不知道白月為何要跟安以謙合作,但是白月向來有他做事的分寸,手下管不得這麼多。縱然他有多不明白為何白月要跟安以謙這般只貪戀自己兄弟美色的人聯手,為的只是找一個沒有人保護安瑾書的空檔將對方擄去給安以謙。而且安以謙還為此施加壓力給煬哀,命他一定要在今日將人帶回去。
 

cinmin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修正錯字)

***   09
 
瑾王府內有一個不算太小的空地,平時夏肖玉有閒暇時,就在這裡磨練自己的武技,擺在那兒練武用的木頭人,已經不知道換了幾次了。
 
可見夏肖玉對於自己的鍛鍊並不馬虎。
 
「你的武功訓練得不錯,只可惜,還是差那麼一點。」
 
祈夜歆把夏肖玉拉到這裡後,便坐到一旁屋子的階梯上,笑著道。
 

cinmin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08
 
翌日早晨,安瑾書並沒有進宮,他預先指定了幾樣作業給小皇帝作,約好四天後驗收,所以今天還不急著去。他留在王府裡,吃過了早膳後,便留在自己房間,難得有興致的拿出了棋譜來排,府裡的人沒有幾個人能跟他下局精采的棋,與其邀他們來讓自己宰割,倒不如自己排棋譜研究還來的有趣。
 
夏肖玉在門外守著,卻見安瑾書的頭從房內探出來。

cinmin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07
 
 
瑾王府。
 
他們家的王爺現在非常的失落。失落到蹲在大廳一角,任誰勸都勸不起來,侍女僕人甚至是王府的管家福伯都勸不起這個任性的王爺。
 
一直到夏肖玉這個罪魁禍首,受不了安瑾書那般失態的模樣才跑過去說道:『王爺,你要是在這般任性下去,屬下便立刻請辭侍衛一職。』
 
他態度相當嚴肅,大有種要是安瑾書不起來,就真的立刻進宮去向皇上請辭,然後那個任性王爺就紅著眼睛默默的回到自己房裡去。其實情況是沒有那麼般嚴重,可是,安瑾書也任性過了頭,夏肖玉都有點不高興了,好不容易覺得他總算稍微成熟些了,結果才因為那樣的一句話就跑去牆角蹲著。
 
他都二十歲了,年紀不小了,不是可以鬧脾氣的年紀了,夏肖玉之所以把話說的那麼重主要是因為這個理由。
 

cinmin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06
 
 
翌日,朝議結束後,皇帝安翊楓來到了御書房,他自己就是在這裡接受安瑾書的指導。
 
把左右的太監宮女屏退後,安翊楓的小小身影進入了御書房,見到了自己的九皇叔,同時也是自己太傅的安瑾書。他向來很樂意來上安瑾書的課,安瑾書除了講些書上有的東西,也會跟自己聊一些閒事,上他的課並不會太沉悶,更何況,光是看安瑾書就是一大享受了。
 

cinmin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05
 
近來,原本紛紛擾擾的中原武林因為紫苑盟的崛起而趨於安分,而使那些好鬥份子安分的主要原因就是紫苑盟的盟主,被稱為「黑帝」的祈夜歆。
紫苑盟原本的勢力並不龐大,根本就只是個小組織而已,但經過了幾任盟主的拓展,紫苑盟發展成為武林第一門派,而「黑帝」祈夜歆更使之具有與朝廷抗衡的勢力,因此近年來朝廷方面相當注意紫苑盟。
要是紫苑盟與哪個有心叛變的王公貴族聯合,發起革命的話,朝廷肯定應接不暇。不過,黑帝祈夜歆似乎沒有那個野心與朝廷對立,所以雙方一直處於井水不犯河水的關係。
只是這是紫苑盟對外的交際狀況,至於他們家盟主黑帝總是愛交些身分地位特殊的朋友,就不在紫苑盟的對外關係之內了。
 

cinmin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04
 
距離夕陽西落已經過大約一個時辰,天色已經變暗了,夏肖玉一如往常的來到廚房,準備將安瑾書的晚膳端去給他享用。夏肖玉接過廚師手中的菜餚,端到一旁,拿起一根銀針試試看有沒有毒。這樣的動作決不會太過疑心,而是絕對必要,當初就連守備森嚴的皇宮御膳房都有辦法讓人亂動手腳,瑾王府的守備並不及皇宮,自然需要在小細節小心謹慎些。
 

cinmin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