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在本篇故事發生之前的小短篇。
 
自轉世界ONLINE
 
煌蔚離趁著今天剛好沒有課,早早的就上線練功了,來到他們團裡專屬的交誼廳,意外地發現這個時段居然還有其他人,而且是他家副團長--御無心,其實他很少遇見他,通常要特別約他才會出現在團裡面的活動。
 
而且他本身也聯絡不到御,都是小祭在負責聯絡,他們兩個應該在現實世界認識。
 
他走過去跟坐在沙發上的御打了聲招呼,御一如往常的只是用眼神回覆,還是那張冷淡的表情。
 
「御,你今天怎麼會上線?平常這個時間都沒有看到你耶!」煌蔚離笑著跟御說道。
 
現在算一般日,如果不是大學生沒有課,應該不可能在這個時候上線吧?對於御始終不說自己是否為學生,他只能依照他出現的時間點來推測。
 
「翹課,也可能是翹班,也可能根本就沒事可做。」御無心看著手中的紙張,回答道,雖然答案滿奇怪的。
 
「耶?我不懂。」煌蔚離聽了他的答案,又是翹課又是翹班的,還什麼沒有事情可以做,到底是算什麼答案啊?
 
「我也沒有指望你會懂。」御無心冷冷的看了煌蔚離一眼,在外人看來也許是瞧不起的目光跟口氣,但是習慣他講話方式的煌蔚離並不覺得有被看扁的感覺,要御講話婉轉點,那是不可能的。
 
「那是你講話太奇怪啦,不說這個了,你在看什麼?」煌蔚離靠了過去看看御無心手中的紙張。
 
「其他傭兵團的挑戰書,還有任務清單。」御無心簡單地說道,其實自轉世界跟其他ONLINE最大的不同點就在於你進入遊戲世界後,除了貨幣跟世界背景不同以外,在很多方面的感受上都跟現實世界差不多,就像真的置身在一個奇幻的國度之中,雖然這點特色當初讓有些學者批評,但後來還是平息下來了。
 
畢竟,這裡頂多只能是個夢境,再如何逼真也不會是現實。
 
「你甚麼時候會開始關心這些了啊?平常都是我跟楓燄在管耶。」煌蔚離看著那些用著叫囂字眼的挑戰書,真虧御看得下去。
 
「楓燄交給我的,他把東西丟給我就下線了。」御無心冷漠地說道。
 
「……喔,他接下來有課。」煌蔚離多少可以理解,他跟楓燄可是同校同系只差不同班而已,多少還是知道對方的課表,那傢伙這個時候有課,難怪御會看這些。
 
「……喔,你們在現實中認識啊?」難得御無心會主動開啟話題,平常都要別人講了一堆他才偶爾插個兩三句話進來。
 
「嗯,同校同系同寢不同班喔!從高中認識到現在了,算是老朋友了吧!」煌蔚離笑著說道,很難得御會關心起別人的,剛好可以趁機問有關於御自己的事情,「御,那你呢?說真的認識你這麼久我都不知道你到底是高中生還是大學生了?你的外貌看起來不像社會人士,所以應該還是學生吧?」
 
御無心沒有搭話,只是將挑戰書挑了幾份連同要接下的任務交給煌蔚離。
 
「欸?這個是?」煌蔚離看著自己手上過多量的挑戰書跟任務單子,疑惑地看著御無心。
 
「接下,你手上全部。」御無心簡短地說道,他手上還有一疊比煌蔚離手上那一堆還要多的挑戰書之類的東西。
 
「這樣太多了吧?」煌蔚離揍著眉頭看著那一堆任務書跟挑戰書。
 
「因為你讓我很不開心,所以就這麼多。」御無心用著冷淡的眼神看著煌蔚離,要是旁人的話,大概看不出來他有甚麼不開心,但是煌蔚離卻看得出他真的惹火了對方,不過到底是哪裡惹火他的他就看不出來了。
 
「你也要考慮到我們團員的能力啊,御!」煌蔚離看著那些標著S級、A級的任務書,他就覺得頭痛,他們團員沒有這麼強吧?
 
「我會陪你。」御無心冷淡的說道。
 
「耶?」煌蔚離不太明白到底御無心是甚麼意思,只能呆呆地跟著御無心走。
 
 
後來煌蔚離把那天發生的事情告訴楓燄,他本來以為他可以理解御的行為,但結果還是不行。
                                                                                                                                                                                         
結果他認識了御那麼久,對後者的了解還是少得可憐,聽說不管再怎麼寡言的人,都還可以透過那個人的眼神了解他的想法,可是為什麼自己不行啊……
 
「呃,隊長,你覺得無心是你可以用眼神就能看穿的人嗎?」楓燄聽了只想狂笑,不過顧慮到自己形象跟煌蔚離的自尊,他勉強忍著笑問道。
 
「這個,唉,……不覺得。」煌蔚離垂頭喪氣地說道,「……不過,說真的我真的不懂那天他到底在氣甚麼耶?」
 
「你在意他氣什麼幹嘛?可能一時不爽而已吧?是男人就不會跟你計較那麼多!」楓燄笑著說道,真不知道煌蔚離在擔心個什麼。
 
「而且,你幹嘛在意這個?他又不是你女朋友,你擔心他生氣不理你啊?」楓燄逼近煌蔚離問著,嘴角微微上揚,好像在盤算甚麼的樣子。
 
「沒有啦!要是我跟御之間鬧不快,對團裡面不是影響很大嗎?我只是在意這個啦!!」煌蔚離把楓燄推開大聲說道,靠那麼近是要做甚麼?
 
「喔,這樣啊,其實你在意無心的一舉一動到了一種我覺得很不可思議的地步,讓我懷疑我相交多年的好友也許會踏上出櫃一途。」楓燄先是露出了擔心的表情,後來表情一轉笑到:「不過無心的確長得不錯,雖然個性冷了點,不過還是不錯啦,不愧是我的好朋友,眼光不錯!」
 
楓燄話畢,用力地拍了煌蔚離幾下。
 
「什麼跟什麼啊?我哪有喜歡御了?我不是同性戀,少來!」煌蔚離雖然口中這麼說到,心裡卻有些發窘。
 
『……你們在吵什麼?』剛上線的御無心還沒有想好要做什麼就聽到有人大聲談話的聲音,他維持著同一種表情問道。
 
「喔~無心啊……其實我們正說到你呢!」楓燄笑著走向御無心,把一聽到御無心聲音就愣掉的煌蔚離丟在一旁。
 
御無心挑眉,「……我?」
 
「啊啊啊啊--御!什麼都沒有,什麼都沒有啦!!」煌蔚離這才回神大叫著,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不想讓御知道他們在討論他……
 
「……形象。」御無心只淡淡說了一句,就轉身離開了。
 
「欸?什麼?」煌蔚離不能理解,他到底做了甚麼,御又講了甚麼啊?
 
「親愛的團長大人,副團長在提醒你的形象快要毀了啦!」
 
楓燄笑得很誇張,煌蔚離惡狠狠得瞪了他一眼,卻是甚麼都不能做。

 
有些人不但話多,行為舉止表情言談眼神都很好理解;有些人就是話少,話少也就算了,很多時候根本無法從他的行為舉止知道他到底想做什麼。

例如,那個現在處於啞口無言狀態的團長大人就是屬於前者;至於,副團長嘛,很明顯是屬於後者。

楓燄看著突然冷靜下來的煌蔚離又開始急急忙忙地連絡御無心,在心裡面想著。

嗯,你問楓燄他屬於哪一種?

「……喔,我是屬於哪種啊?猜猜看啊,猜對會有糖吃喔!」

楓燄狐狸笑著說道。





---

後記:

其實這跟我原本想寫得東西差了十萬八千里。

簡單地說這篇失敗了(汗)

我好想哭唷唷唷!!


啊啊我改了些@@

這樣……好像也沒有比較好。

(汗)

創作者介紹

千醉夜。

cinmin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fancyblue
  • 哈!故事的本質很好ˇ
    可是,最後一段加得很莫名其妙
    還不如把這段加在某個人的對話中會顯得合宜點XD
  • 我我我我我……修改了@@

    可是我也不覺得有比較好(逃走)

    cinminori 於 2008/02/17 13:48 回覆

  • fancyblue
  • 呃……寫文創不用那麼努力啦XD


    嗯……那段還是顯得突兀
    不過,結尾結得很妙很不錯ˇ
  • 嘎算啦我也懶得理了(汗)

    謝啦ˇ

    莫名其妙會想把他修好,不過我累了QAQ

    cinminori 於 2008/02/18 20:5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