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ghtmare.

  
(04)
 
  在楊丞鈞解釋完到底是什麼的後遺症之後,楊晏鈞不但沒有諒解他,反而用著更冷冽的眼神看著楊丞鈞。
                                       
  「啊啊,哥,不信、不信你打電話問佑嘛,這件事真的是真的,我沒有亂說話,我真的是因為喝酒才會變那樣,佑也遭過我的毒手所以他一定會跟你講真話的……」楊丞鈞剛剛說的都是實話,都是實話,他最怕楊晏鈞用這種眼神看著他了。
  
  「哪有你那麼奇怪的,你以為我是三歲小孩嗎?這種話哪能騙得了我?喝了一點酒就可以亂到那種地步?」楊晏鈞冷淡地說道,他怎麼可能會相信那種一戳就破的謊話?
  
  「真的是真的啦!!!我酒量不但淺,一沾酒就會六親不認、男女不分,只有有人在我前面我就會貼上去,有次大家都醉了,就沒有人阻止我,害得佑被我吃得一乾二淨,佑隔天還毆打我一頓!而且隔天講話還會變得很奇怪,滿口情話。」楊丞鈞都這樣講了,楊晏鈞要是再不信,他也只能叫他直接用酒去試了,到時候事實擺在眼前他總該相信了吧!
 
  楊晏鈞沒有立刻回話,走到廚房拿了兩罐氣泡調酒,這種酒精濃度聽到不可思議的酒精飲料應該不會那麼容易醉。
 
  走回房門前,楊晏鈞直接拿給楊丞鈞一罐氣泡調酒,楊丞鈞想他都還沒有講,哥就想到了還真是厲害啊……只是真的要叫他喝嗎?真的會出事的!
 
  「喝吧,酒精濃度很低的,不到3%,你要真醉了我也服了。」楊晏鈞一邊說,一邊打開自己手上那罐氣泡酒,開始喝了起來。
  
  這種濃度對他而言,真的很低,平常他至少都喝酒精濃度百分之十以上的調酒,這種氣泡酒充其量只是飲料,根本不會當酒喝。
 
  「哥……真的要喝?」楊丞鈞看到楊晏鈞那麼豪邁地喝酒,他也很想學他那樣,可是就算這不到百分之三,他也不能喝,他根本就連半滴酒都沾不得,連吃薑母鴨跟醉雞都會出問題啊……
 
  「嗯。」楊晏鈞轉眼就把一罐氣泡酒喝完了,就像喝完一罐汽水那樣,根本就沒有喝酒的感覺。
 
  楊丞鈞也只能嘆口氣,把拉環拉開,開始喝那罐氣泡酒。
 
  他的酒量真的很低,稍微沾點就會臉紅,現在楊丞鈞臉上已經略為紅潤,喝完整罐時,他的臉明顯紅了起來。
 
  「……嗚,我明天的考試完蛋了……」楊丞鈞走路已經有些不平衡,略微搖晃的走到沙發,坐下靠著椅子上的抱枕,躺著躺著,似乎就睡著了。
 
  楊晏鈞看了有些傻眼,雖然是真的酒量不好沒錯,不過他還沒有見識過這麼誇張的,但也沒有像楊丞鈞說的,會抓人上床啊!
  
  那天晚上他確實是喝醉了,但是那喝掉了一整瓶的伏特加調酒才會變那樣,他那天去酒吧喝酒喝得滿兇的,說真的他是怎麼回來的他都覺得不可思議,要是在那種狀況下回了家,續攤的可能性很高,要是有人在的話灌人酒也是有可能的……
 
  算了算了,畢竟是自己的弟弟,別計較那麼多了。
 
  楊晏鈞走過去把楊丞鈞扶起來,半扶半抱的把楊丞鈞帶到床上讓他睡覺,他可不是個壞心腸的哥哥,只是他屋子裡面的床也只有他房間有,看來今天除了跟楊丞鈞擠以外,就只能睡沙發了。
 
  把屋內的東西大致上整理好,楊晏鈞就跑去洗澡,出來的時候楊丞鈞還是在床上安穩的睡著,他穿著睡衣,站在床邊看著楊丞鈞紅得誇張的睡臉,不自覺地笑了。
 
  也許是酒精濃度真的太低吧,才沒有出事吧?其實他也不是不相信楊丞鈞,只是還是想證明到底是怎麼發生那天的狀況而已。
 
  這幾天多虧了楊丞鈞,他完全沒有失戀的感覺,感覺不到什麼失戀的寂寞,也沒有多去注意那個浪費他三年青春歲月的男人。
 
  那人對他很好,個性溫柔脾氣好,人帥又有錢,高學歷,社會地位又高,還買了一台車給他,要是再繼續交往下去,可能就連獨棟別墅都買給他,雖然他並不想要那種房子。
 
  然而,會分手總是會有原因。
 
  雖然是個很老梗的原因,那人其實有妻子,只是因為那是政治聯姻,所以他一點也不愛他妻子,才會遇到自己,然後跟自己交往,但他並沒有告訴楊晏鈞他已婚。
 
  說的也是,要是他告訴自己他已婚,他怎麼可能笨笨地跟他交往?唉,不能怪他,一切都是自己蠢。
 
  楊晏鈞真的覺得那時候的自己真的很笨很傻很白癡,就這樣在他身上浪費了三年。
 
  當他發現那個事實,他立刻提分手,完全不給解釋的離開了那個人。
  
  楊晏鈞的目光落到躺在床上的弟弟,思緒一轉,該是睡覺的時候了。
 
  剛洗完澡,身上只有單薄的睡衣,被竄進來的冷風吹得冷。
  
  今天這種天氣去沙發睡半夜大概會冷到發抖睡不著,楊晏鈞想了想,決定跟楊丞鈞一起擠那張床,反正那張床很大,丞鈞又已經睡得那麼熟,應該不會有事才對。
 
  楊晏鈞側身背對著楊丞鈞躺下,拉了一點被子過來蓋著。
 
  本來正要入眠的時候,突然感覺到有股熱度覆在他的腰上,開始磨蹭了起來。
 
  一個不屬於他的氣息要逐漸靠了過來,他轉過頭看見楊丞鈞靠了過來,眼睛沒有張開,但是卻緩緩地向他靠近,看楊丞鈞還沒有醒來的樣子,不像是故意,要是真的那麼一點酒就可以讓他醉成這樣,那樣的酒量不叫差,那叫做根本不能沾酒!
 
  楊晏鈞還清醒著,對於楊丞鈞的慢吞吞動作,其實是很好反制的。楊晏鈞將楊丞鈞的手拿開,把他翻過去另外一邊睡,想說這樣應該就沒事了,結果楊丞鈞轉了個身,還是照來。
 
  楊晏鈞只好離開床,還好他還可以順利離開床,楊丞鈞在他離開床之後,就回復成在睡覺的樣子。
 
  他去櫃子裡面拿出一條棉被,再去拿繩子。
 
  看著手上的東西,他嘆了一口氣,又是讓楊丞鈞那小子轉移了他的注意力啊!他可是完全沒有那方面的興趣,純粹是非不得已才這麼做的。
 
  楊晏鈞用棉被把楊丞鈞捲起來,雖然有點辛苦,因為只要他靠過去楊丞鈞就會有反應,楊晏鈞最後逼不得已只好在楊丞鈞後頸一按,讓他昏了過去之後,才成功把他捲起來,然後再用繩子把他捆起來。
 
  楊晏鈞還要記得要去買醒酒藥給楊丞鈞,唉,他這晚本來想要一回家就睡覺的,結果拖到現在還要出門去買東西。
 
  算了算了,這也是他自找的。
 
  他果然是個笨蛋。

-------

後記:

快結束了。
頂多再一回或兩回。
這個只是ㄧ篇很普通的文,真的只是很普通的文。
希望大家還看得下去嘿

不過用了好老梗的設定QAQ






創作者介紹

千醉夜。

cinmin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