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老大的贈文,預計五到八篇內結束。

兄弟向慎入。




Nightmare. 01
 
  失戀,哼,不過就是失戀而已。
  
  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而且不是別人甩掉他,是他甩掉別人的,怎麼想都應該是他比較爽才對。
 
  應該是他才對的……
 
  楊晏鈞回家的時候,這麼想著,臉上原本掛著的得意笑容不知道甚麼時候變了樣。
 
  究竟自己一個人還是覺得寂寞吧,回來這個大概一年多沒有回來的家,感覺好冷清。
 
  ※
 
  唔,感覺眼睛好腫,頭好痛,身體也痠痛,尤其是……下半身。
 
  只是身上的衣服完好,他一時想不到是什麼原因。
 
  楊晏鈞張開眼睛,看到的是自己好久沒有回的家的景色,熟悉的家俱一年多以來都擺在相同的地方,沒有變過位置,這張對於兩個人來說還是過大的雙人床也依然如此,對一個人來說,更是大得過份,每天早上他醒來旁邊的床鋪溫度都比自己躺的地方冷許多。
 
  應該是如此的,楊晏鈞伸出手探了探隔壁的溫度,果然還是……!不對,是溫熱的?
  楊晏鈞感覺到還有餘溫在他身旁的位置,他立刻坐起身,雖然這樣的動作讓自己的身體更加不舒服,很明顯一定是昨晚有人睡在這裡,他再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不是完好,而是換了一套,一套他的睡衣。
  
  媽呀呀,他不記得他楊晏鈞是這麼不甘寂寞的男人啊,該不會隨便抓個人就上床了吧?
  
  楊晏鈞一時陷入極度的自我厭惡,把自己埋到被窩裡面,直到有人開起他房間的門之後他才稍稍回神,正常來講,一夜情的對象不會留到這個時候吧,他也從沒有給過任何人這個房間的鑰匙,所以絕對是昨晚的那個人。
 
  埋在被窩裡面的楊晏鈞揣測著到底是怎樣的爛人會跟他有一夜情,他會衝起來把那個人毆打到昏死,然後再丟出去!
 
  聽著腳步逐漸地靠近,楊晏鈞判斷那個人應該走到床邊時,他迅速的掀開被子,伸出拳頭,看準那個人的臉要打下去時,他突然愣住了。
 
  「丞均?怎麼是你?」
 
  楊晏鈞看到自家弟弟手中端著大概是午餐之類的東西出現在他家,他怎麼想都覺得怪,不用多想昨晚跟著他胡鬧的人一定就是他弟,楊丞鈞。
 
  「呃呵呵,哥,不要說那個啦,你餓了吧?我做了一些食物,吃吧。」楊丞鈞比楊晏鈞印象中俊帥不少的臉上帶著燦爛的笑容,拿著湯匙往他做好的燉飯舀了一匙,就要往楊晏鈞的嘴裡餵。
 
  這個跟他印象中的弟弟形象完全不合,有哪個弟弟會跟自己哥哥亂來一夜後,又起來做飯給哥哥吃,而且還用一副對待情人的溫柔表情餵人吃飯?虧他還記得要叫他哥!
 
  「……等等,你不跟我解釋清楚,我就打電話回去問媽你怎麼會知道到我住哪?」楊晏鈞別過頭,口氣就是一副哥哥訓話的語氣,但這副情景看起來倒有點像是鬧彆扭的情人不乖乖聽話的樣子。他記得他只有跟媽講說他住哪裡,而且也跟媽說了不可以跟家裡的人講。
 
  高中發現自己性向,而且還是因為眼前這個傢伙在他洗澡的時候硬要擠進來一起洗時,他才發現,原來同性可以讓他產生慾望,楊晏鈞當場就把自己弟弟丟出去,快速地洗完澡之後出去給楊丞鈞用。大學時刻意考到一間遠很多的學校,藉機搬出來住,為了就是不傷害自己弟弟,他怕哪天他會染指自己親弟……結果他這樣做的用意完全無效。
 
  算了算了,就當作是一夜情,忘掉他吧忘掉他吧。
 
  「我跟老媽吵的,我問媽哥到底住在哪裡,纏著她大概兩個多月吧,媽才肯跟我講。」楊丞鈞笑瞇瞇的說道,一手把楊晏鈞的頭轉回來,然後再把一湯匙的燉飯確實地餵進去。
 
  楊丞鈞,你為什麼一定要知道我住哪?
 
  楊晏鈞不甘不願把那口硬是被餵進來的飯吃下去,沒想到他的廚藝不錯啊。
 
  「哥,好吃嗎?」楊丞鈞依然保持著微笑,眼神柔得跟什麼似的。
 
  「楊丞鈞。」楊晏鈞沉下臉冷冷地叫著楊丞鈞。
 
  「嗯?」楊丞鈞完全沒有注意到楊晏鈞變得難看的臉色,往燉飯裡又舀了一匙,作勢要再餵楊晏鈞。
 
  楊晏鈞抓著楊丞鈞的手,阻止他再餵下去。
  
  「你難道不覺得你從剛才到現在的口氣完全不像是在跟你『哥哥』講話嗎?」他特意在哥哥那邊還刻意加重了口氣,希望楊丞鈞有注意到。
 
  「……欸?哪裡不像了,我是在跟我哥,也就是你講話啊?」楊丞鈞臉上充滿疑惑的表情,似乎完全不了解楊晏鈞到底想問什麼。
 
  楊晏鈞第一次發現,他有語言障礙。
  
  出生以來二十二年,第一次覺得自己非常不會講話。

---

後記:

呃,我本著靜蘭型跟絳攸型的個性來寫這篇,可是很可惜的,他完全偏掉了啦@@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他會變成兄弟文,而且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是用這種開頭,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是年下攻。

總而言之,我都不知道啊。

糜爛的寒假開始了,呵。
 
  
創作者介紹

千醉夜。

cinmin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