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肖玉其實一直都知道,那個殿下在打甚麼主意。
 
只是他能不說就不說,能裝作不知道就不知道。
 
王族的權勢鬥爭,那個人要不是因為他,他是不會將自己陷入那種無後路可退的窘境中。他是個聰明人,既然能在一開始撇清一切關係,就不需要跟著大家去奪權奪勢,他其實甚麼都不需要,但只是為了一個意念,就這樣深深陷入。
那個意念,那個堅持,夏肖玉自己是明白的,只是……他無力阻止,或者該說,他不想去阻止。
人是很記仇的,他也是人,又有這麼樣的機會可以報仇,他又怎麼會想放過。
最後,他只能裝做甚麼都不知道,讓那個人去幫自己復仇。
他很自私,很卑鄙,並不像外表的那般光明磊落。
但是,經歷過這次的事情,他開始有些害怕,有些動搖……
那個人什麼錯都沒有,而他卻因為一己之私就將他曝露在危險之下。
這樣一來,錯的反而是自己了。
 
雲殘月跟著夏肖玉走回瑾王府,但夏肖玉不知道在想甚麼,越走越慢,最後還停了下來。
 
雲殘月看著好友的舉動,輕輕拍了他一下,道:「喂,肖玉?你今天真的很奇怪……」
一下子生氣,一下子又發愣……
夏肖玉看了雲殘月一眼,深深地吸入一口氣後,淡然地說道:「我的確有點奇怪。」
 
「欸?什麼?」不說還好,一說他更不懂了。
 
「什麼事情都沒有。」夏肖玉冷淡地說道,這才恢復了跟平常比較一樣的態度。
 
雲殘月聳聳肩,只得跟著夏肖玉回去瑾王府。
 
 
 
所謂的瑾衛軍是先皇在世時所訓練的一支專門保護皇帝安全的軍隊。
許多人以為,皇帝駕崩了之後,那些人就做鳥獸散了,而所謂的瑾衛軍也就不存在了。
 
但是,他們都錯了。
 
瑾衛軍依舊存在,只是保護對象不再是皇帝,或者該說,他們只保護他們認定的皇帝。
 
「殿下,我很好奇,您到底藏了多少秘密。」
 
安瑾書和御宇殤半聊天半討論的商量一些事情,突然,御宇殤用著不太像是詢問的語氣說了這麼一句話。
 
「這個啊,說多不算多,說少也不算少呢。」安瑾書笑了笑,並沒有直接回答。
「你還真是不容易問出話!」御宇殤嘆了一口氣說道。
「那是因為你沒有真的認真在問話。」安瑾書臉上依舊帶著笑。
「就算認真問,也不會得到答案吧?」御宇殤又嘆了口氣,安瑾書要是真有那麼容易問話就好了。
「呵,那倒不一定。」安瑾書的笑容變得有些複雜。
「咦?」御宇殤察覺到這個異樣,他不自覺得發出了一個疑問的聲音。
「既然那麼想知道,我可以告訴你啊?如何,想聽嗎?」安瑾書臉上的笑容越變越大,大到御宇殤覺得不太正常。
 
御宇殤看著安瑾書,微蹙眉,說道:「還是算了,我總覺得我會有危險。」
 
「的確有可能呢,呵。說真的,我覺得我能活到二十歲,真的是奇蹟。」
 
安瑾書的笑容既複雜又難解,御宇殤覺得再說下去,他會越來越不懂安瑾書是個怎麼樣的人。
 
但是,遇到了疑惑很難克制住想把他弄懂的慾望,雖然知道大概得不到答案,御宇殤還是問了出口。
 
「為什麼這麼說?」
 
安瑾書輕啜了一口茶,笑道:「跟……紫色的薔薇花有關係喔!」
 
「紫色薔薇?」御宇殤腦海裡大約閃過了甚麼,只是不能夠確定。
 
「……對啊,這個可是連肖玉都不知道的秘密喔!應該說,除了我母后跟舅舅,就沒有人知道了。」安瑾書臉上的笑容依舊掛著,但是看在別人眼裡,那是個僵在臉上來不及收回的僵硬笑顏。
 
那一定就是蕭家了,只是蕭家會做出對殿下不利的事情嗎?御宇殤越來越疑惑了。
 
「呵,那種事情其實現在提起也頗沒意思的。」安瑾書輕笑了一聲,起身,作勢要往後面走去,「我有些事情想要跟那對姐弟說,請你幫忙注意前院的動靜囉。」
 
意思就是殿下不想講就對了。
 
御宇殤點了點頭,說道:「好的,如果有事情我會出聲音讓你知道的。」
 
「有勞了。」
 
 
 
安瑾書一走進後院一間隱蔽的小房間內,就看到一男一女在他眼前下跪。
 
「這次保護主君不力,是屬下的錯,請主君降罪。」兩者之中看起較為年長的女子一見到安瑾書就下跪行禮,並且請罪。
安瑾書走到那女子面前,將她扶起,道:「宇文雅,這不是妳或是妳弟弟的錯,這次完全是本王自己的過失。」
「宇文彥,你也起身吧,本王說過沒事不要向我下跪。」安瑾書將宇文雅扶起之後,坐下後說道。
宇文雅冷著一張臉,看得出來她對自家主人這樣的說法不滿意,但是她身為下屬,沒有資格反駁。宇文彥在聽見安瑾書的話後,就立刻起身了,但是臉上的表情凝重也不輸他姐姐,他同樣地也是不滿意安瑾書的說法。
「宇文雅,這次絕對不是你們的責任。反正這事情就差不多到此結束了,本王希望你們以後可以去幫我多加注意江湖上的一些消息。」安瑾書再次強調,對於這次的事件他不想再多談,轉而談論以後的事情。
宇文雅只好點點頭,開口問道:「主君希望注意那個組織?」
「這個嘛,」安瑾書從懷裡拿出紫苑盟的令牌,思考了一下說道:「有可能與紫苑盟為敵的組織吧。」
「如果是與紫苑盟為敵,那就只有絳月莊有這個膽子了。」宇文彥開口說道,停下思考一番後,又說:「絳月莊的白月跟黑帝君的恩怨頗深,最有可能的就是他了。」
安瑾書手上有紫苑盟的令牌,代表他得到了紫苑盟的支持,但是盟友變多,變相地敵人也會變多,紫苑盟也有他的敵人存在,所以必須要調查。
「那就請多加注意他們吧,有任何消息立刻向本王回報。」安瑾書將對他們的指示說出,看了宇文雅一眼後,思考了一下之後,微笑道:「……我不希望聽到你們的自責,懂嗎?」
宇文雅本來心裡正在盤算著要怎麼再次向安瑾書開口,結果話都還沒有說出來,就被擋住了。
無話可說的她只能低下頭,不發一語。

********************************************************

終於發了新的一章,我承認我很懶惰啦(冏)

感覺上,我好像江郎才盡了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inminori 的頭像
cinminori

千醉夜。

cinmino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烏小龜
  • 沒想到兔子還有在寫文

    給你打85分啦...

    為什麼是85分<因為我喜歡這個數字嘛>
  • 嘎,甚麼叫做沒想到啊!!!

    人家還是有在寫文文的咩!

    cinminori 於 2007/09/10 14:5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