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題186口是心非相關篇ˇBL有ˇ



阿健,全名李健胤,久和高中籃球校隊副隊長,最近的煩惱非常多。
 
尤其是關於戀愛。
 
自從他跟小淵開始交往之後,他的煩惱不但沒有減少,反而有越來越多的趨勢,而且他跟小淵的交往模式讓我感到非常疑惑。
 
為什麼兩個在交往的人不是想要留在彼此身邊,而是各自往各自的朋友那邊跑?
 
我真的很不明白。
 
就像現在,阿健那傢伙放學後居然跑來我家打PS2,照理講你們在學校不想公開我也不是不能理解,但是私底下放學後,你們應該多在一起吧?兩個人去打球、去晃晃都好,都不應該是跑來我家打PS2吧!
 
「你怎麼不去找小淵,反而是常常窩在我這裡打遊戲?」我把飲料拿進房間,露出疑惑的表情問道。
 
「因為……我會覺得,很緊張啊,而且,樓子淵居然說兩個人私底下相處時,他希望可以叫他名字。」一邊打遊戲的阿健在聽完我的抱怨之後,小小聲的回答著我的問題。
 
「他希望你叫他名字很正常吧?就算不是對情人,對朋友也會那麼希望吧!那是種很基本的禮貌吧?」這個天兵阿健,我就知道他一定會因為一些奇怪的理由而不常跟小淵在一起。「還有,你會跟他交往就代表你在乎他的一舉一動,就代表你會在意他,他對你是特別的,你會感到緊張也很自然吧?要不然你乾脆都別跟其他人談戀愛好了,只因為會緊張這種問題就盡量逃避獨處的機會嗎?」
 
我把一連串的問題丟回去給阿健,真希望他能多開竅一點,還好小淵不是個小心眼的人,要不然我應該被小淵(消音)……
 
「可是我習慣叫他全名,突然要我叫他子淵我會覺得很奇怪嘛……」阿健很心虛地說道。
 
「算了,你沒藥救了你,等著小淵不要你吧!」我很無情地說道,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阿健跟小淵這對了。
 
「欸~~不要啦……嗯?那是我的手機鈴聲嗎?」阿健放下遊戲把手,似乎對於我說的話很不安,急忙撲過來,還好他動作到一半,就把被他的手機鈴聲打斷了。
 
「不然還有誰的?真是……」你想撲倒的對象也不會是我吧?別撲向我,很可怕……
 
阿健急急忙忙地從包包裡面把手機掏出來,看了一下來電顯示,臉色突然一變:
 
『……健,你在哪裡?』
 
從手機中傳出小淵冷靜的聲音,不過那聲音說是冷靜倒不如說是冷淡,看著阿健的臉色變化,我想他大概完了。
 
「我在洛思僑他家,呃……你找我嗎?」阿健小心翼翼地問道,不管對方是男的還是女的,只要是接到情人打來的電話都不怎麼好處理。
 
『……本來是那樣沒有錯,不過算了,記得早點回家。再見。』小淵的語調很冷淡,不過還是可以從他說的話中隱約地感覺到他跟阿健的關係並不一般。
 
「小淵找你?」雖然我早就知道是小淵打來的,但還是稍微問了一下。
 
「嗯……不知道要幹嘛,說甚麼本來要找我,然後又說算了……」阿健露出疑惑的表情,一臉完全不明發生甚麼事情的樣子。
 
但在我一聽見由阿健轉述的小淵所說的話之時,我就知道事情不好了。
 
這個阿呆健,你都不知道代誌大條了你!
 
「吶,阿健,你還記得上次我們跟湘川差點打起來的時候,小淵講了什麼嗎?」
 
「嗯?喔喔……他很冷靜地說…呃……啊啊!他,他生氣了嗎?」阿健本來還在回想當時的情況,突然表情大變。
 
「這你問我我哪知道?跟他通電話的是你不是我!」
 
這個阿呆健反應真的好慢!
 
跟湘川高中起衝突的那一次,小淵只是冷淡地做在一旁完全不理會對原跟對方都快要爆開肢體衝突的緊張情況,一直到對方的隊員疑惑地說:『你們隊長都不管的喔?!』小淵才開口冷靜地說:『本來我是想阻止的,不過為了讓他們體驗到禁賽的痛苦,所以就算了,儘管打吧!受傷,骨折的話,我會在你去醫院的。』
 
差點就要打起來的那兩個人聽到這話,立刻就收斂了火爆的脾氣,和平地解決了事情,在對方要離開時,他留下一句話--
 
『原來久和的樓子淵個性那麼可怕……』
那時,我們還不知道那句話是什麼意思,就在回學校之後,……
 
『看來你們都還挺有精神的,那就留下來做重訓吧!』
小淵用著比以往還要沉著冷靜的語調說著,然後把重訓的內容跟阿健交待完後,頭也不回地走掉了。
 
然後我們就看到阿健臭著一張臉跟我們說今日重訓的份量。
 
那天,我們幾乎沒有剩餘的力氣可以回家。
 
「啊……那一定是生氣了,……啊,對了,他好像有跟我說六點在艾琳……完蛋了,現在都八點了……啊啊……洛思僑我先去找樓子淵了,再見!」
阿健急忙抓起他的包包,立刻衝去小淵家。
 
我目送著阿健離開,我只能為我的好哥兒們祈禱小淵還沒有抓狂。
 
話說回來,從傍晚開始就在下雨了,如果是六點的約,到在也過了兩個小時了耶……
 
 
我叫樓紫情,是某位有嚴重表裡人格不一的變態的妹妹,今天他不知道發了什麼神經,居然快要八點半時才淋著雨,全身濕答答地回來,而且還把艾琳的蛋糕狠狠地丟進冰箱,一副跟他有仇似的。
 
艾琳的蛋糕是很難訂到的,雖然很貴,但是很好吃,……不過,話說回來,今天又不是變態老哥的生日,他哪來的蛋糕?
 
「老哥……我可以吃蛋糕嗎?」我問著往二樓走去的老哥,難得有艾琳的蛋糕說,當然要吃一下咩!而且媽為了要等老哥回來吃飯,到現在都還沒有吃飯耶!看看現在都幾點了?!
 
「吃啊,不怕肥妳就吃。」變態老哥真的超級沒有良心,居然直接說出這種話,要是我有一個妹控的哥哥,我一定會過得很幸福。
 
「……沒良心。」我小小聲地唸了一句話,老哥好像有聽到的樣子,不過他沒有轉回過頭,只是自顧自地上樓去了。
 
算了,不理沒有良心的老哥,我看我的電視。
 
「小情,哥哥上去洗澡了嗎?」媽媽從後面的廚房走過來客廳。
 
「他上去了~~」我拉長聲音說道。
 
「那妳來幫忙準備一下,等哥哥洗好下來就可以吃飯了。」
 
我看電視上的節目一眼,有點不捨,不過身為媽媽的乖女兒,我還是去幫忙準備晚餐了,畢竟我真的好餓……
 
 
樓紫情剛幫忙擺好晚餐的菜餚和碗筷,他們家的門鈴就開始狂響了。
 
「啊聽到了聽到了啦!這就開門了!!」樓紫情一路從廚房狂奔到門口,替按鈴的人開門。
 
一開門就聽見非常響亮的雨聲,外面的雨下得像是用倒的一樣,雨勢相當龐大,按鈴的那個人,全身濕淋淋的,跟她哥回來的時候的樣子很像。不,那個人比她哥看起來還要落魄一點。
 
樓紫情定睛一看眼前的人,才發現原來那是她哥的「朋友」,李健胤。
 
「樓妹,妳哥咧?樓子淵在吧?」李健胤很急躁,急著向樓紫情問出答案。
 
「剛回來啊,在他房間啊,怎麼你們今天都那麼愛淋雨喔?都淋得一身濕耶!」樓紫情打量了一下李健胤,疑惑地問道。$
 
「謝啦!」李健胤拉開樓紫情,隨口道了聲謝就往樓子淵的房間跑去,他來過,所以他大概知道位置在哪裡。
 
樓紫情翻了翻白眼,健胤哥到底在急什麼啊?還直接把她拉開耶!
 
真是莫名其妙。
 
「小情,是誰來了?」樓媽媽從後面走出來看了看沒有見到人,便開口問道。
 
「哥的朋友,健胤哥啦!他已經衝上去找老哥了!」樓紫情沒有好氣地說道。
 
「他不會淋得一身濕吧?叫哥哥洗完找一套衣服給人家換吧!順便請他沖一下熱水,免得感冒了。」樓媽媽看到地上一路往二樓過去的水漬,多少猜得出來李健胤全身上下應該沒有一個地方是乾的。
 
樓紫情應了聲,只好慢吞吞的走到樓上去傳話。
 
 ※
 
樓子淵剛洗好澡打開門就看到了全身濕答答、非常之狼狽的阿健,那慘狀跟他剛回來時的情況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那個……樓子淵,那個……」阿健停在房門那邊,講話突然扭捏了起來,讓還沒有穿上衣的樓子淵感到一陣冷顫。
 
「有什麼話快說,那個這個的我不想聽。」走過去衣櫃旁的樓子淵拿衣服拿到一半,轉過身來直接看著在那邊扭扭捏捏要說話不說話的阿健,臉上的表情看不出怒意,倒也不見任何可以讓對方放輕鬆的神色。
 
「啊啊就是那個很不好意思啦!!我我不是故意忘記的,相信我!別生氣了嘛!」阿健在那邊扭來扭去,最後似乎是下定了什麼決心,腳步跨開就往樓子淵那邊過去,沒有料到他會過來的樓子淵來不及反應,就被阿健整個抱住了。
 
這是阿健他看那些什麼奇怪的愛情偶像劇之類看來的,通常男主角不是都會這樣抱著女主角然後後來就會沒有事情了嗎?雖然情況是不太一樣,不過應該多少也有用吧!!
 
「……阿健。」被攬進阿健的懷裡的樓子淵不但沒有感到一絲溫暖,還赤著上半身的他反而因為太冷而開始起雞皮疙瘩。
 
有膽子抱住樓子淵,卻沒有膽子近距離看他的阿健雙眼緊閉著,直到樓子淵開口喚他,他才回了一聲。
 
「你的衣服都是濕的,這樣我很冷。」
 
「呃……難怪我突然覺得很暖……」阿健傻笑著放開了樓子淵,卻收到了一個大白眼,然後緊接白眼而來是直接砸在臉上的乾淨浴巾跟乾淨的換洗衣物。
 
「你要不要洗澡隨便你,反正就是給我換下你這身衣服。」樓子淵一個眨眼就把衣服穿好了,看見阿健還愣在原地,他口氣不怎麼好地說道。
 
「喔,好…謝謝……」看到樓子淵的心情不但沒有比較好,反而有越來越壞的趨勢,害阿健的心情也不好了起來。
 
阿健悶悶地走向還是充滿著濕氣的浴室,一邊無辜地想著電視都亂演,一點用也沒有。
 
在門旁邊觀望著兩個人的一舉一動的樓紫情,突然探頭進來說道:「老哥,笑出來比較好喔!不然小心會得內傷喔!!呵呵!」
 
樓紫情本來想講完話立刻閃人,不過從剛剛他們的相處模式就知道要讓這兩隻自己有進展實在很困難,身為樓子淵的妹妹,她當然要幫他們一把囉!
 
「啊啊對了,健胤哥,媽叫我上來叫你們兩個下去吃飯喔!還要順便慶祝你的生日喔!!蛋糕可是老哥昨晚打電話特別去訂的呢!」樓紫情其實看到阿健出現就猜到了那個蛋糕為什麼會出現了,她老哥根本不會記得幫他自己過生日,唯一會記得的大概就只有健胤哥的了吧!
 
樓紫情才剛講完話就立刻招來她哥的殺人目光,她趕緊溜到樓下去,要不然待會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呢!
 
 
 
「樓子淵,原來你是要幫我過生日啊?」聽到樓妹的話,阿健立刻加快速度,把自己弄乾淨跑出來問樓子淵真相。
 
「……」樓子淵卻是一點也不想理他,自顧自的往樓下走去。
 
「欸欸……樓子淵樓子淵~~」
 
「你不想當被蛋糕砸死的壽星,就快給我停止你那個像叫魂的叫法!」
 
「欸!!怎麼這樣啦~~」
 
 
樓媽媽在樓下還在準備晚餐跟蛋糕,就聽到樓梯間那邊很吵,她開口問樓紫情發生什麼事情了,怎麼她上去一趟下來之後變成那麼吵?
 
「呵,因為哥哥惱羞成怒啊!!」樓紫情笑得誇張。
 
 
 _End_


=X=X=X=X=X=X=X=X=X=


後記:

很久沒有打文了,感覺有點生疏。
突然發現我之前居然沒有把這篇寫完,趕緊把他給補完。
但是補完的內容跟原先預想的有點差距,本來是會有接吻的部分的,不過後來想想這兩隻還是適合這樣瞎鬧比較好玩。

樓小淵的臉皮很薄的XDDD

 
 
 
創作者介紹

千醉夜。

cinmin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