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版本

千年以前。《一章》
 
  衛璘國,璃都城郊外。
 
  秀錦莊。
 
  兩名男子坐在莊內搭建的亭子,伴著莊內絕美的山水造景暢飲著,還有歌姬在一旁伴舞彈琴,好不快活。
 
  「藍世子……沒有想到你也頗好此道的。」坐在亭子中,長相說不上說俊美,倒是還有幾分帥氣的高瘦男子開口笑道,話末品嘗了一口杯中的美酒。
  「呵,燿易,那倒也不是那樣,只是如果是那人……不是別有一番風情嗎?要不是他,坊間那些小倌也引不起本世子的興趣,還是女子好些……」坐在那高瘦男子對面,是個長相比那男子俊上許多的青年,雖然一身書生打扮,卻不失其高貴氣質,他笑道。
  「啊哈哈哈,我想也是,藍世子還真是挑啊。不過……我倒不知道我國太子長相竟可媲美美人蕭姬呢!」燿易笑著,望了一眼莊內的某個廂房。
  燿易只是個邊境城鎮的小貴族,要見上太子這等身分的人可是難上加難,只是他們國家的太子風評不佳,誰都知道那個太子只有當傀儡的份。
  「單說美貌,本世子還看不上眼。」要美人打哪兒都有,可要這麼個身分特殊的美人可就不是哪裡都有了……更何況還意外地落入他的手中。
  藍靖祺露出了個別有意味的微笑。
 
  「說的倒是,如果可以把他掌控在手裡,就可以以正統之名逼得那正得志的柳王讓讓位子了。」燿易喝著酒,笑著說道。
 
  藍靖祺沒有答話,只是露出微笑。
 
  衛璘國是目前中原中數一數二的大國,除了衛璘以外還有其他兩個大國的國力可以與之相比,等同於三分天下,只是各個大國間,還會有幾個小國家依附著。
 
  近來衛璘國內有些紛亂,衛璘王經過前幾年的一場大亂,再也無法掌理國事,雖然由年少有才幹的攝政王柳王撐起大局,但是卻因為衛璘王無法朝政而把權力下放給他,而不是交給即將成年的太子讓國內的許多貴族十分不滿。
 
  畢竟太子那個空有外貌卻沒有腦袋的花瓶實在是最好操縱的傀儡,大家都等著衛璘王無法
掌理朝政的這個機會,想要藉此奪取權力,卻半路殺出個年少名聲與才幹就頗不錯的柳王--柳瑋懷,壞了許多人的美夢。
 
  柳王用著恩威並施的雙重手段處理著政事以及對付那些貴族,在掌政的這些日子以來,在宮內已經沒有不服柳王的貴族了。
 
  除了遠在自己封地的藍家以外,幾乎沒有貴族敢再與柳王抗衡。
 
 
  
  燿易看明白了藍靖祺的意思,他起身道:「藍世子,我還有要事就先離開了,告辭。」
 
  藍靖祺點了點頭,用笑容回應著:「不送了。」
  
  藍靖祺身為藍家長子,他想與柳王抗衡的心思也最為明顯。
 
  他們之間,不但有公事上的權衡利益,還有私人上的情仇愛怨。
 
  ※
 
 
  衛璘皇宮,天還未全亮,擁有御林軍副將軍身分的嚴藍纓就直闖攝政王寢宮,許多侍衛與侍女們想攔都攔不住。
 
  「柳瑋懷,我找到殿下在哪裡了!」嚴藍纓一腳踹開柳王寢宮的房門,他走道柳瑋懷床邊,一把拉起還躺在床上的柳瑋懷,大聲說道。
 
  「……什麼殿下啊?」被拉起的人還迷迷糊糊的,一點都不像那個在朝上對上一眼就讓人覺得心寒膽戰的攝政王。
 
  「被你瞧不起還外加做了……那種事情……的太子殿下!」嚴藍纓講到有點難以啟齒的事情,頓了一下後,隨口帶過了。
  嚴藍纓用力的搖晃著柳瑋懷,這個攝政王對於太子失蹤只是說叫人去找,一點都不關心太子是否有找到,雖然他對太子的厭惡嚴藍纓也很了解,只是他好歹也是有個名位在的太子殿下,這種態度實在誇張了點。
  
  「……他在哪裡?」柳瑋懷連眼睛都沒有打算張開,用著含糊的口吻開口問道,一點都不在意的樣子。
 
  「他被藍世子帶走了,目前人在璃都。」嚴藍纓鬆開手,回答著柳瑋懷的問題,雖然柳瑋懷的態度很隨便,不過他會問就代表他多少還記得那個人還是個太子。
  
  柳瑋懷被放開之後,就直接倒回床上,張開那深遂的眼,凝視著上方,他沉默著沒有說話。
 
  「你不能不管他吧?總得去接他回來吧?」嚴藍纓坐在旁邊,挑眉說道,雖然說他對於太子的那種懦弱的姿態不怎麼喜歡,但是好歹他是個掛名的太子吧?不能完全不管,更何況還是落到姓藍的那邊,怎麼說都不能不管。
  
  「那就你去吧。把殿下帶回來的任務就交給你了。」柳瑋懷臉上沒有多餘的表情,他起身穿上了外衣時,剛好有侍女送進盥洗用具進來。
 
  嚴藍纓心裡有些不滿,他好歹也是個副將軍,叫他去找人會不會有點大才小用?
  不過不滿歸不滿,在這種時候,他們的關係不是對等的朋友關係,而是有階級差別的上司與下屬的不對等關係。
  他並沒有反抗的餘地。
 
  「是,屬下遵命。」
 
  ※
 
 
  嚴藍纓準備了一會兒行裝,就順便去柳王府找了柳瑋懷的弟弟,柳和陵一起去找他們的太子殿下。
  「什麼什麼?為什麼我要跟你跑到那種邊境去找那個廢太子啊?!」穿著一身華服的柳和陵臉上的神情很明顯是剛起床的樣子,他不滿為什麼他要跟著去找那個廢傢伙,真是浪費他的時間跟體力。
  「……因為你哥叫我去找,他說我可以找個可以信任的人陪我去找殿下回來,這個可以信任的不二人選當然就是你啦,柳王柳瑋懷的弟弟怎麼想都覺得很可靠、很值得信任,我說的是吧?」嚴藍纓露出很正經的表情,褒獎了柳和陵一番,柳和陵樂得露出喜滋滋的表情,嘴巴都笑開了。
 
  不過事實跟他所說話……總是有點差距的。
 
  嚴格來講柳和陵這位呢,其實就是一般的王公貴族的公子哥兒,只是他的靠山特別牢靠了些,但也因為他的靠山有點嚴格,所以柳和陵的行為到還不至於令人髮指的地步。
 
  「哦……呵呵,是這樣的嗎?嗯嗯,去璃都好像也不錯呢!」柳和陵笑都笑得忘了他要被拐出家門了。
 
  「是吧?我說的是吧,去整理整理,我們待會就要出發了。」
 
  嚴藍纓也成功的拐了一個陪他去找那個太子的人了,這路上總算還有個人陪,不會太無聊。






創作者介紹

千醉夜。

cinmin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夜
  • =ˇ=
    總覺得和陵變得比以前更好拐了XD
    月女王快出現吧XDD
    期待女王和小柳見面的那天ˇ
  • 他一直都很好拐XDDDDDDD
    雖然是個有點欠揍的公子哥兒,不過我個人是覺得他挺可愛的XD

    也許下一話就會出來了ˇ

    XDDDDDDD

    我還在思考他們「命運的相會」呢XDDD

    cinminori 於 2008/04/01 20:3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