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版本}

千年以前。 《序章》


  現在這個時候,大學正值期末考週,學校裡面的學生大都聚集在圖書館K書,又或者是在學校裡面的哪間教室裡面考試。
  考試鐘聲剛響過沒有多久,又是一群學生們擠進教室裡面考試的時候了。
  教室裡面充滿緊張的氣氛,很明顯地,這場考試對在裡面的學生的壓力有些大,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頗為凝重。
  
  距離遲到的時限還有十分鐘,柳禕抬起頭,看了看前門再看了看後門,還是沒有看到他熟悉的那個身影。
  
  會不會太誇張?居然連這個大刀的考試都敢遲到啊?
 
  柳禕無奈地想著,雖然對於友人漠視學校教育的程度他有一定程度上的了解,只不過連考試都不來考這就有點誇張到了。
  
  前面的監考老師已經把題目跟答案紙發了下來,大部分拿到試題的學生都已經開始著手寫答案,柳禕再看了一眼門口,無奈地略微搖頭,接過前面同學傳來的試題紙跟答案紙,也開始著手答題。
  
  距離遲到時限還剩一分鐘,一個瘦長的身影出現在門口,一個沒有背著任何包包的少年就這樣進來考試,要是沒有注意到他進來時有向監考老師拿試卷,可能會以為他只是剛好經過的路人甲乙丙,一點也不像要考試的人。
 
  柳禕這時作答到一半,抬頭一瞥,這才看見那個剛進來的少年的身影,他今天的樣子有點不太一樣,他手上的筆飛快地書寫著答案,一臉不悅的表情讓人疑惑是不是題目太難,但是要是覺得題目難,應該不能那麼快速地寫著答案。
  
  算了,待會考完試再問他發生什麼事情好了,眼下考試最重要。
 
  ※
 
  「凌月,你今天怎麼那麼晚到?」柳禕交卷走出在外面已經等了一些時候的少年,他就是剛剛那個遲到的少年。遲到還提早交卷,讓不少人傻眼,畢竟那份考卷並不是說好寫到可以在半個小時之內寫完的考卷,不少人寫到兩個小時的考試時間到都還不見得能寫完。
  「……很多很多原因。」韓凌月冷淡地回覆道,他對於讀書考試這些事情不太在意,要不是柳禕,他應該連高中都無法畢業,更何況是上大學?
  「是什麼事情連我都不能說?真是令人難過,不問你了。」柳禕看了韓凌月冷淡的表情一眼,其實這傢伙表情豐富得很,只是要裝冷漠也很冷就是了。
  柳禕繞著韓凌月打量了一番,今天的韓凌月看起來很是不一樣。
  「該不會是因為……被芸姐拉去打扮吧?」柳禕看看韓凌月原本一向直接披肩的長髮有了些變化,留了一些前髮在前面沒有束起,其他的頭髮則是在腦後綁起來,其中還夾了幾束細辮。
  「真是好聰明啊?阿禕。」韓凌月眼神透著冷漠,嘴角卻勾起了一抹如花似玉的燦爛微笑。
  「那還用說,要當你的朋友不聰明一點怎麼可以呢?」柳禕無視於友人的冷酷眼神,笑著說道。
  「……昨天去師父那裡。」韓凌月挑眉隨口說了一句,就立刻往前走。
  「那怎麼會被芸姐抓到?」柳禕也跟上去。
  「……」韓凌月沉默,表示他拒絕回答這個問題。
  那個可怕的女人,就某方面來講他對她毫無招架之力。
  柳禕大概猜得出來韓凌月不回答的理由,他也見識過芸姐的「功力」,就連他都招架不住。
  柳禕想到這裡,不由覺得有趣,輕笑出聲。
  不過,就在柳禕還在笑的時候,韓凌月人早就不見了。
 
  就在不知不覺之間,柳禕就被越來越多的女生給包圍住了,柳禕心裡無奈了一下,他忘記了他不能在公眾場合逗留太久。長相不錯,身高也高,成績更是不錯的柳禕當然是女孩子們心中的理想人選,而且這麼理想的人選在大學還能單身也很不容易,當然出現的時候就很容易被包圍住了。不過,包圍住他的女生也有屬於不是針對他而來的,也有屬於另外一個人的粉絲。
 
  「咦?今天沒有看到凌月大人,怎麼會這樣?」其中一個女生失望地看了柳禕旁邊空空如也,居然沒有平常熟悉的身影,讓她好不失落。
  「欸?凌月居然沒有在阿禕旁邊,好可惜。」另一個女生也失落地說道。
 
  至於韓凌月受歡迎的理由差不多也是這樣,只是他跟柳禕不同,他對外人相當冷漠,也不太愛理睬別人,但是有些女生就專吃這套,愛到不可自拔。
  
  一大群女生圍在柳禕身邊,有些發出微弱的尖叫聲,有些則是和朋友很興奮地說著,還好這群女生都還算理智沒有直接撲上來,柳禕向她們露出一個非常紳士的微笑,在她們被那個閃亮微笑閃到還來不及反應前,就先離開了。
 
  循著以往回家的路線,柳禕趕路趕了好一會兒,才追上韓凌月。
 
  韓凌月看了一眼柳禕,臉上才露出難得……其實也不是難得,只是他在外人面前不常笑而已,在柳禕面前他常笑,而且都是像現在一樣,幸災樂禍的笑容。
 
  「凌月,你實在非常沒有良心。」柳禕有著有點責怪的口氣說道。
  
  「唉呀?你第一天知道?」韓凌月嘴角勾著笑。
  
  「……不是。」柳禕嘆了一口氣,他說錯話了。
 
  ※
 
  韓凌月的家是個很老式的建築,座落地點也在非常隱密的地方。
  柳禕第一次去的時候,真的覺得他家跟現實生活有點脫節,不過,屋內倒是還一些現代人必備的機器,習慣了之後,除了位置比較隱蔽之外,倒是與一般人相差……不,其實差距還是挺大的。
  韓家是陰陽師世家,除了屋內有不少式神之外,還有不少可以拿去放在博物館的一些咒具,總的來講,韓家還是跟一般人家有很大的不同點的。
  
  柳禕偶爾會先過來韓凌月他家之後再回家,這是認識韓凌月以後無形形成的習慣,因為一開始他所認識的韓凌月,到底還是不是「現代人」他都覺得很疑惑。
 
  一邊走回韓家,一邊有一句沒一句聊著的兩人在走近大門附近時,韓凌月的腳步突然凝滯在門前,並伸出手攔住要往前走進去的柳禕。
 
  「嗯?怎麼不進去?」柳禕疑惑地看著韓凌月突然變凝重的表情。
 
  「……有點奇怪,我先進去看看,沒事我再出來叫你。」韓凌月看向裡面,裡面的景觀一切正常,跟他印象中的絲毫不差,但是總讓他覺得奇怪。
  
  柳禕還來不及反駁,就讓韓凌月走進去了,在他跨過門檻的那一刻,人就沒入了那片景色之中……
 
  在韓凌月踏入之後,那一如往常的景色在中央突然起了一個漩渦,把周圍的景色全都捲入,也包括了柳禕,他絲毫不能掙扎,就這樣被捲入漩渦。


---


後記:

最新版本的千年以前終於誕生啦哇哈哈哈……
有沒有人有感動到?(誰理你啊!)
呵呵呵呵,我最近在考慮要不要回冒天貼
只是冒天變得讓我覺得好陌生……
創作者介紹

千醉夜。

cinmin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