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後的下課,我找了一節去找阿健聊聊,只是很不巧的,他居然一下課就不見了。
 
「阿威,我找阿健。」我抓著一個同是球隊,跟阿健同班的人問道。
 
「阿健一下課就出去了,我也不知道他去哪裡。」阿威說道。
 
我點點頭走回我們教室,看到小淵也不在教室裡,離上課還有五分鐘,但是我心裡總有個感覺,今天八成是淵大帥哥第一次翹課。
 
果然鐘打了之後,五分鐘,十分鐘,二十分鐘。
 
半節課都過去了,淵大帥哥還是沒有出現。
 
翹課。
 
阿健你完了。
 
你就算切腹謝罪也不能抵你教壞小淵的罪名。
 
 
寫到這邊,其實再後面的後續發展,我就沒有看到了,阿健那傢伙難得口風那麼緊一點都不跟我說後續發展怎麼樣,至於要我去問淵大帥哥,那比要敲開阿健的嘴巴問出後續還難。
 
不過可以知道的是,過了幾天,他們兩個除了真的有自己的事以外,都會「一起」出現在練習時間。
 
 
「思僑學長,那最後淵學長跟健胤學長到底是怎麼樣啊?」練球中的休息時間,經理亞瑄跑過來問我。
 
「……自己看囉。」我指著那兩個背靠背坐在地上休息的人。
 
這樣,懂了吧?
 
阿健你真的要跟樓爸爸跟樓媽媽謝罪了你。



------


後記:

還有一篇。
近日補完。
練球練到我快虛脫了。
我的腳殘了。

我不開心啦QAQ
為什麼會從天堂掉到地獄啦@@



 
創作者介紹

千醉夜。

cinmin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