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有,注意。 

其實在學校裡面呢,我跟阿健雖然是從小的孽緣,不過我們也只是維持同校,並不是一直都同班,像是這次他就跟我不同班了,跟我同班的是小淵。
 
小淵,全名樓子淵,其實基於某種立場我真的不想多介紹他,因為介紹他之後,你會覺得他怎麼這麼厲害,簡直就是神嘛!可是話題中的主角之一要是不介紹一下似乎是……不行的,我抱著矛盾的心理,稍微跟大家介紹一下小淵好了。
 
樓子淵,籃球名校久和高中校隊隊長,熱舞社副社長,簡單說到這邊大家可能會認為小淵是個四肢發達的人,有人甚至可能會聯想到「頭腦簡單」這個詞,不過,勸你還是把別人的話聽完比較好喔。除了運動方面表現頗佳以外,在校成績也是亮眼得嚇人,進入高中兩年多,全部都是全年級第一名。
 
也就是所謂的,文武全才。
 
這樣介紹一個跟我同年紀又同班的男孩子似乎是在貶低自己,不過誰叫小淵就是這麼神呢?他成績好運動好也就算了,他並不會表現得太過高傲或孤僻,態度拿捏得剛剛好,雖然在情人節那天會小小嫉妒一下,不過並沒有人因為小淵的亮眼表現眼紅,嗯……好啦,除了一開始的阿健以外,沒有人對我們的精神領袖有意見。
 
啊啊,我忘了講,其實小淵是在高一下暑假才轉進來我們學校的,所以在那之前的學校偶像當然不會是小淵,而是看似衝動的小夥子--阿健,李健胤。說真的,跟阿健不熟的人會覺得阿健是很聰明是天才,但是要是你跟阿健熟或者是天生比較對盤你就會知道,阿健,他空有一個優秀的腦袋卻不懂得用,根本就是笨蛋一個。
 
所以,在外人看來阿健是個運動型陽光少年,而且還外加功課不錯。
 
不過,小淵一來阿健就被貶低了。
 
正所謂不打不相識,這兩隻八成就是因為這樣,打了一場球,鬥了一場舞,比了一次期考成績。
 
阿健認了,這傢伙比他強,也很意外地他們兩個還挺合得的,從此就形影不離,直到最近才出了點狀況。
 
 
「小淵,吶吶,一起去吃午餐吧?」我走向萬年擺著正經臉孔的小淵,他正在收拾桌上散亂的筆記。
 
隊員對小淵這個隊長的感覺,除了嚴厲跟崇拜以外,還有另外一個就是--彆扭,明明就很關心隊員卻還是裝出一張冷淡表情,真的不知道他在堅持個什麼。
 
不過說小淵嚴肅,那倒還好,大夥兒一起鬧得的時候他還是會笑,而且也會跟大家一起瘋;只是一般時刻都比較正經了點。
 
「喔,好啊,沒問題,等我一下。」小淵說著,還在整理手邊的東西。
 
等小淵收好之後,我們兩個就一起去餐廳,一到餐廳,午餐時間人果然超級多,我們把要吃的東西外帶,跑到教室的頂樓吃飯。
 
 
「小淵,你再這樣下去教練也會講話的喔!」吃飯吃到一半,我就開了話題。
 
小淵是聰明人,當然不需要我明講說是什麼狀況繼續下去,只是他沉默著沒有回答我,感覺還真的有點奇怪。
 
「這樣對我們隊上一點都不好,你這樣一點都不像你喔!」會把讓私事影響到公事一點都不像是小淵會做的事情,在我的記憶中,小淵一向是公私分明的。
 
雖然我是打算要用公事順便幫阿健解決私事,不過我不是小淵,所以公私混合沒有關係。呃,不小心又扯遠了,繼續原來的話題。
 
我的眼睛並沒有看著小淵,但是還是有用眼角餘光注意著小淵的反應。
 
小淵停下吃飯的動作,左手用力地握著,要是指甲稍微長一點,一定會在掌心出現指甲前緣的痕跡,表情從原本的一號表情,變得複雜起來,好像生氣,卻又好像悲傷,可是也好像有點高興,表情變化之多,讓我十分佩服。
 
原來小淵你「變臉」的功力這麼強啊?我都小看你了。
 
「……你說的那些我都知道,我當然明白。」小淵的表情恢復了以往的平靜後,用著蚊子般的音量說道。
 
「既然明白,你應該知道不可以讓他繼續下去啊?這麼持續下去,會影響到隊員喔。」我用著有點不干我事的口氣說道,的確也跟我無關,我可不是那麼容易受影響的人,只是學弟們定性都不夠,已經有不少人在跟我抱怨了。
 
我也是會煩的好不好?
 
「……這種狀況,我根本不知道要怎麼講啊。那個白癡笨蛋王八蛋混帳東西……」小淵低下頭,把頭埋在臂窩,聲音悶悶的。
 
沒有想到小淵也會罵人,如果在阿健找我之前,我可能很難猜到到底是誰可以被小淵罵成那樣,但是在那之後,我連想都不用想都知道那個人會是誰。
 
阿健。
 
除了那個阿呆之外沒有其他人了。
 
「呃,好吧,隊長大人,小的有這個榮幸可以知道到底是哪位高人可以讓幾乎不用這類不雅字辭的您使用了這些字詞呢?」
 
雖然我知道還是問一下,笑著用著有點誇張的方法問道。不過說實話,小淵平常講話可是完全不帶髒字的,就連比較不雅的用詞都沒有,阿健你這傢伙真的要被小淵媽媽吊起來鞭打,看你把人家的乖兒子帶壞成這樣!
 
「……我寧可我不認識這位『高人』。」小淵這會兒似乎真的冷靜下來了,其實小淵平時就是很會控制情緒的人,而且也會控制大家的情緒,要不然球隊那群火爆小子早就搞砸了一堆比賽了。
 
「我轉學過來,根本就是個錯誤。」小淵咬著牙說道。
 
不是不是,小淵你一點錯都沒有,錯的是那個豬頭健。
 
「小淵,你扯開話題了啦!」其實也不算扯開話題啦,只是我想早點切入重點,「……那位高人到底是?」
 
那個阿呆健的名字必須要由小淵嘴裡說出來才行,要不然小淵可能會懷疑我在幫阿健講話,說真的其實我也懶得理阿健,不過基於朋友道義我還是很好心的插手這件事。
 
「……呃,也不是誰……嗯,反正這件事情我會自己解決好的,你不用擔心我會繼續影響到隊上的氣氛,……嗯,就是這樣。」小淵聽到我要問出名字時,愣了一下,好像有點臉紅的樣子,不過一下子就恢復了正常表情,只是講話……好像有點緊張的感覺。
 
「是嗎?好吧,那照片的事情也順便囉,我就不再管啦!」大概用不到我了吧,真是,小淵不是很好套話的人。
 
「欸?照片?」小淵用著驚訝的表情看著我,雙眼突然睜大地看著我。
 
小淵你的眼睛很漂亮我知道,不過不用特地睜大眼睛給我看吧?而且還露出一臉驚訝的表情,比起我想跟你套的那件事情,照片還好吧?還是說其實照片事件還有隱情……
 
我觀察了一下小淵的反應,雖然他很快就把自己的情緒調整好,不過可以讓他情緒有所起伏應該是有隱情吧!
 
「嗯,對啊,就是前幾天出現在隊辦的那張照片啊!」這個時候我剛好也吃完我的午餐,我看了一眼小淵的午餐,還剩下一堆,可見他從剛才就沒有什麼吃。
 
「喔,我知道……我會處理的。」小淵看著自己的午餐,緩緩地吐出話來。
 
「那就好,小淵,你快點吃吧,就要打鐘了耶!」
 
我收拾好垃圾,站起身來。
 
看來的確是有隱情,去找阿健比較可以問得出實情,問小淵應該問不出什麼東西才對。
 
「嗯,你先回去好了,我待會兒再自己回去。」小淵仍坐在原地,他抬頭起來對我說道。
 
「好吧,那我就先回去了,待會見。」我向小淵揮揮手。
 
「待會見。」
 
***********


回到學校了,我想回家啊啊(哀嚎)

這個咩這個咩,其實,小淵話真的不多啦XDDDD

他算是正經的角色。
 
創作者介紹

千醉夜。

cinmin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