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有,注意。 


最近隊上的氣氛有點怪。
 
練球時間常常只要隊長出現,副隊長當天就會說有事不來練球,當副隊長出現時,隊長也會消失到連個人影都找不著,有些隊員私下有問過隊長副隊長,但是他們都回答剛好有事不能來,只是這種理由根本沒有幾個人肯信。
 
「……主要原因還是出在上上個禮拜突然出現在隊辦的那張『照片』吧。」我無意間吐出這句話,這個時候隊辦裡面只剩下我跟球隊經理亞瑄兩個人還在隊辦裡面,我負責寫今天的練球情形,經理則是在整理其他東西。
 
「思僑學長,你在說什麼啊?你說照片,是上次隊長跟副隊長接吻的照片嗎?那不是人工合成的嗎?」二年級的亞瑄疑惑地問道。
 
「聽說是有人當面看到拍下的,不過也不知道到底是真還是假,因為那個位置很有可能是真的也有可能是合成的。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從那天開始小淵和阿健就不曾同時出現了。」
 
我開始回想起發生那件事情的時候,他們兩個一臉鐵青一同否認那張照片的樣子真是越想越可疑,雖然他們以前形影不離曖昧的可以,但是自從那件事發生之後他們兩個避不見面的行為就好像是被揭穿的地下情侶似的,刻意地在閃避著人群。
 
「也是呢,淵隊長的確從那天開始只要健胤學長出現就會來跟我說有事不來練球呢!」亞瑄抱著紀分板,回想著那天的狀況說道。
 
「就像是刻意避開那樣,好像情侶吵架的感覺啊,妳說呢?」我回問著亞瑄。
 
「嗯嗯,不過沒有想到淵隊長跟健胤學長會在一起的說,雖然他們兩個站在一起的畫面是還滿美的啦!淵隊長長得非常俊美,雖然是打籃球的人卻沒有太過魁梧的身材,跟他的臉配在一起剛剛好是個身材高挑的翩翩美少年,至於健胤學長嘛,身高將近一百九,又有一張帥氣的臉蛋,身為中鋒的他雖然精壯卻沒有太過噁心的肌肉,兩個人配在一起感覺不錯呢!」亞瑄想著兩人站在一起的樣子,不禁在腦內妄想起來。
 
「亞瑄,不要妄想的太超過喔!」我笑著說道,要克制一點嘛!
 
「啊哈哈,是是是!」亞瑄也笑了起來。
 
突然我的手機震動了起來,我拿出手機一看,是健胤打來的。
 
『洛思僑,你今天晚上有空嗎?』電話裡傳出李健胤急躁的聲音。
 
「是阿健啊,有啊,怎麼啦?」阿健很少打電話找我耶,是發生了什麼事啊?
 
『我有事要找你就對了,我去你家找你,晚上八點,就這樣了,掰。』
 
「亞瑄,阿健有事找我,我先回家啦,自己回家小心喔,記得鎖門喔!」我跟亞瑄叮嚀了一下,畢竟女孩子嘛,總是有點危險。
 
「嗯嗯我會的,明天見。」亞瑄笑著跟我揮手道別。
 
 
我回到家,洗完澡吃完飯後,剛把晚餐的用的碗筷洗完後,就聽到有人按門鈴的聲音。
 
因為我在洗碗,所以是我媽去開門的。
 
「洛媽媽妳好,洛思僑在吧?」阿健的態度還是跟電話裡聽到的一樣急躁。
 
「喔,是阿健啊,他在後面洗碗呢,你先進來吧!」
 
我媽其實從我小時候就認識阿健了,他跟我從小就認識的朋友,平常不管做什麼都不會想到我,但是只要一有麻煩事一定會想到我,這讓我實在有點無奈,我好像專門幫他解決事情的。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
 
阿健一進來就風風火火的把我抓到我房間裡面,他每次出現這種行徑總是跟他現在所遭遇、無法解決的問題有所關係。
 
「洛思僑,我問你如果你要拒絕一個人的告白你會說怎麼樣的話,前提跟你告白的……例如說是我好了,你認識很久的朋友。」阿健一進來就講個不停,從他問的話題我一點也不知道他到底為何想問這種話題,照理說,應該是問怎麼告白吧?怎麼會問這種問題呢?
 
算了,阿健的思考方式一向有點異常。
 
我想了阿健的話一下之後,用著有點苦惱的表情說道:「如果是阿健的話,這個假設還真是讓人反胃呢!」
 
「洛思僑!我不是在跟你開玩笑!正經點!行不行啦!」阿健聽見後,雙手抓著我的肩膀,狠狠地前後搖晃著。
 
「那不然樓子淵好了,要是他的話,你會說什麼拒絕的話?」阿健不等我回答就又把假設的對象換人了,換成了我們家美少年隊長。
 
「……基本上我不會拒絕。因為我對小淵很有好感,要是他跟我告白,我會二話不說就答應。」
 
我臉上沒有笑容,但是心裡卻是笑個不停,我得控制好表情才行,要不然可能就被阿健發現我在偷笑了。
 
「洛思僑,我在跟你講正經的,你好好回答我行不行,假設你想拒絕的情形。」
 
聽見這話,阿健的表情有些扭曲,緊抓著我肩膀的手也放了下來,有點像鬥敗的公雞,垂頭喪氣的。
 
不過從小認識這一點,讓我的偽裝徹底露了餡,因為從小我就是個在開玩笑時會越裝正經的人。
 
「好好好,真是的,誰叫你什麼人不假設偏要用你和小淵呢!基本上,我算是個還算有禮貌有良心的人,要拒絕人家也是多少得注意一下說辭,像是那些經典的拒絕用辭『對不起,你是個好人,但我們不適合。』、『其實我有喜歡的人了。』等等的,就算是有點假也是要說一下,才不會傷到別人,畢竟表白是很需要勇氣的,要是因為你的一句話太傷人可能會害了人家一輩子喔!」
 
我笑了笑說道,這點其實不用我講應該都知道吧,到現在我是有點猜到阿健來的原因了。
 
「那個混帳!」阿健聽了之後,罵了一句,扭曲的表情不但沒有恢復,臉色還變得更沉,他咬著牙直瞪著地板,好像要把地板瞪出一個洞來。
 
這下我大概猜到了,他告白了卻被小淵拒絕了吧,而且可能是用非常傷人的用詞拒絕了。
 
「好啦好啦,阿健,到底是怎麼樣你也得告訴我,兄弟我才能幫你解決啊!」我拍了拍阿健肩膀,安撫著。
 
 
 
據說事情是這樣的,阿健在幾個禮拜前,剛好就是那張接吻照片出現之前的那個週末,約了小淵出門。
 
理由是他姐給了他兩張那個星期日上映的電影票,是部滿熱門的懸疑推理片,找不到人就只好打電話約小淵。
 
小淵因為身為考生的壓力也不小,雖然平常有打球做為一種紓壓方式,但是偶爾他也想換換方式,剛好那部是他也挺想看的片子,所以小淵就答應陪他去了。
 
因為是看中午場的,他們看完電影就一道去吃午餐了。
 
本來是打算去百貨公司的美食街吃飯的,但在收到一張看起來似乎不錯的簡餐店的傳單,就想說偶爾去高價一點的店吃也不錯。
 
「果然還是有點貴啊……」小淵看著那個MENU小聲的念了一下,身為高三考生的他們一餐兩三百塊,似乎有點過度奢侈。
 
「還好啦,偶爾才一次嘛,要不然我請你也可以啊!」阿健笑著說道,似乎這對他是小意思。
 
雖然講得好像隨口提起似的,不過我想阿健應該早就預謀好了吧?依照阿健跟小淵的交情,其實他們平常也會互相請來請去,所以小淵並沒有考慮太多,就答應了。
 
至於用餐過程我想就不需要講太多了,當餐點都送上來,他們一邊聊著藍球聊著課業,一邊吃著美食,談話氣氛倒也不壞,說到這個想到阿健還滿有控制氣氛的才能。話扯遠了,繼續回到他們的用餐狀況,阿健就在上個話題結束的時候,放下餐具,對小淵說了一句話。
 
「……吶,我……我喜歡你。」
 
依阿健本人的說法,他應該是用著很認真的眼神在看著小淵,不過我倒覺得他的態度看在別人眼裡只是會覺得那是很敷衍的態度吧。這是我的猜測,而事後也證明了小淵也是這麼想的,嗯,大概啦,至少他的反應讓我有這種感覺。
 
小淵大概慢了半拍之後,才說出一句話,而說出的那一句話就徹底重傷了阿健。
 
小淵對阿健,用著很冷淡的口氣說:「想都別想。」
 
雖然好像有點不相干,但是其實是非常明確的拒絕,而且也是非常狠的拒絕。
 
當場用餐氣氛變得非常糟糕,不過小淵是有禮貌的孩子,他還是乖乖地吃完那頓飯才走,而且一向個性有些火爆的阿健似乎是被傷的太深一時間反應不過來,也沒有當場跟小淵吵起來。
 
阿健說,小淵在吃飯的時候,好像有在講些什麼,只是他那時候還沒有反應過來,也不知道他到底講了些什麼。
 
隊長跟副隊長就在隊員們都不知情的狀況下,鬧僵了。
 
亞瑄說好像有聽到他們在散會大家都離開之後,在隊辦吵架的聲音,不過也僅止於此。
 
過了幾天後,就有一張疑似他倆接吻的照片放隊辦裡的辦公桌上。
 
 
 
「所以話題又回到那張照片了嗎?」我聽著阿健講著講著,怎麼越來越覺得那張照片是真的。
 
「耶?大概吧……我告白他不接受就算了,幹嘛把話說得那麼重,而且就連我去帶練球時,他就肯定不出現,這不是故意在躲我嗎?」阿健雙手環抱著,不滿地說道。
 
「吶,阿健,你回答我一個問題。那張照片到底是真還是假?」我靠近阿健,頗有他不回答就不再幫他的意思。
 
「我沒有親到啦!而且那天我好不容易才逮住他,只是想說這樣他才不會藉機又跑掉,所以才是那個姿勢啦!我沒有打算要吻他啊!」
 
阿健慌張地大叫著,所以這個照片不是合成的而是偷拍的,原來如此。
 
「好吧,我就當一回和事佬吧!改天我會找小淵談談的。」
 
光是聽阿健講還是不能夠斷定事實到底是怎麼樣,還是要去聽聽看小淵的說法怎麼樣才行。
 
「……洛思僑,你真是我的兄弟啊啊啊!」阿健痛哭流涕地抱住我。
 
……你也只有這個時候把我當兄弟。哼哼,總有一天會向你討回來的。



***********

其實這種寫法是在重看了死亡筆記本LA BB殺人事件之後才突然興起這麼寫。
不知道這種寫法感覺好不好,我是覺得還可以啦@@
阿健的告白過程有賴於邗紫的建議,因為腦殘的我把想好的對白全忘光了,完全想不起來。
所以到處去問人家怎麼告白,說得一副是我要告白的樣子。
真是誤會大了。(汗)

明天,呃,應該說是今天吧,今天下午一點半我就要搭車回學校了。

我不想要回學校啊。

這一篇還有一~二篇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inminori 的頭像
cinminori

千醉夜。

cinmino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evilkid
  • 喔喔我很期待這篇XD+
  • 俺失敗了QAQ
    他被我寫爛了QAQ

    cinminori 於 2008/03/04 11:3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