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前面是在交待死亡筆記本特別篇漫畫裡面,寫到的尼亞事蹟,所以跟漫畫大多雷同,如果不想知道那篇漫畫內容的,請按上一頁離開。


 
解決了奇樂事件後,尼亞就回到了華米之家,開始扮演起L,接替L的工作。
 
尼亞自認他並沒有如L那般厲害,僅管在思考方面能夠大約推測L所會採取的行動,但在行動力上他尚還不能與L媲美;而唯一能與他互補的梅洛也已經死了,現今的他只能靠自己,能夠成為幾分的他也不曉得。
 
2013年,在日本境內又傳出了疑似死於心臟麻痺的大量老年人或重症患者,這種不尋常的死亡讓日本的死亡率又像奇樂時期突然往上爆增,原本已經開始下降的死亡率數值又竄了上去。
 
日本警政廳那些待過奇樂策略總部的人,雖然殺人對象略有不同,但這種殺人手法儼然就是奇樂的殺人方式,只是目標改變了而已。
 
「奇樂復活了嗎?」這句話在普遍大眾裡面慢慢傳開,無論是否為奇樂信徒,大家都沸沸揚揚地討論這個傳聞,就連那個不知死活的櫻花電視台也把奇樂王國的節目重新搬上陣。
 
讓許多人以為奇樂已經復活了,也讓日本再度陷入奇樂瘋狂中。
 
 
英國,華米之家。
 
「尼亞,日本的那件事你聽說了吧?」雷斯特走進尼亞的房間,看到了疊得快要比真人身高還高的塔羅牌塔幾乎佔滿了整個房間,在那些塔羅牌塔的中央勉強看到了那個白色身影。面對於如此誇張數量及高度的塔羅牌塔他相當訝異,但他還不忘說出目的。
 
與他同行的利多娜不發一語的看著那些牌塔,只由著雷斯特主動說明來意。
 
「知道。」尼亞手中拿著塔羅牌,隨口回答了一聲之後繼續堆疊他的塔羅牌塔,「那件事不是重點,請注意不要引起風,塔羅牌塔倒了我可是會生氣的。」
「但是那可能是最惡劣的殺人筆記本啊?」雷斯特有些許激動,卻又得顧及那些塔羅牌塔不敢做太大的動作。
「不是可能,那的確就是。」尼亞冷靜的說道。
「那你為何不採取行動?」雷斯特疑惑著,尼亞應該最清楚那個筆記本的可怕,怎麼會遲遲沒有動作。
「我在思考,……」尼亞從一疊塔羅牌上拿起了一張塔羅塔,「如果是L的話,會怎麼處理。」
「是嗎,那就好……但是同樣的方式這個奇樂不會上當吧?」雷斯特問道,他很好奇身為L的後繼者,尼亞會採取什麼行動。
「那樣很失禮,不要再叫他奇樂了,不管是對L還是對奇樂,都是。」尼亞低著頭一邊拿著塔羅牌,一邊說道,「並非說我認同奇樂那種扭曲的正義,但他讓全世界的犯罪率大幅下降的確是事實,而L也是在確認奇樂確實是罪惡時,以性命做為賭注。然而,現在的奇樂……頂多只是個--垃圾。」
 
尼亞從牌堆上抽起了一張塔羅牌,翻面一看,那是一張寫著The Fool的塔羅牌。
 
「如果說為了日本的未來著想而把那些老年人殺死,那就跟為了私慾使用筆記本的火口沒有什麼兩樣。」尼亞說出自己的推論,雷斯特立刻提出自己的推論,道:「也許是為了政策發愁的政治家?」
「……我不認為那些重病纏身渴望解脫的老人有那種行動力跟氣力去跟抱有同樣願望的老人實現願望,如果是聽了重病纏身的年輕人希望幫老年人解脫,誤以為這種行為是善意的年輕人還比較有可能。」尼亞不回答雷斯特的問題,接著說自己的推論。$
「簡單來講,他頂多只能稱為C奇樂,Cheap Killer。」尼亞一邊說道,將那張寫著The Fool的塔羅牌隨意扔到一旁。
「他不值得與奇樂相提並論,我想L大概也是這麼想的。」尼亞的手指捲著自己的頭髮。
利多娜與雷斯特都明白為何尼亞說那個奇樂只是個C奇樂,他們這些與奇樂正面交鋒過的人都明白,只是事情既已發生就不能不處理。
「但這件事並不能夠放著他不管吧,尼亞?」利多娜開口說道。
「不用勉強自己用L的方式去處理案件,尼亞是尼亞,你只要用自己的方式去處理就好了。」雷斯特說道。
 
「說的是呢!我會處理這件事情的,請放心。」尼亞冷靜地說道,向來訪的兩人說出他的結論,「離開時請務必注意不要讓塔羅牌塔倒了。」
 
利多娜跟雷斯特互看了一眼,大致了解尼亞會採取動作之後,他們兩個就離開了。
 
 
 
櫻花電視台開始播出奇樂王國的特別節目,邀請了許多奇樂的信徒上節目,節目進行到一半開始失控,那些人的言論越來越偏離軌道,甚至衝出了為了保護他們長相用的毛玻璃,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還大喊著叫奇樂殺了他們。
 
過了約莫四十秒,第一個說讓奇樂殺了他的人,心臟麻痺倒地不起。
 
至此場面更加失控,櫻花電視台不得不中斷節目,插播的正好是畫面寫著花體字樣的L,是L傳達的訊息。
 
『日本,不,全世界正在看著這個畫面的大家,我是L。』
 
經由機器變聲過的聲音傳了出來。
 
『現在發生在日本境內的大量殺人事件……我不會干涉。』
 
『如果是奇樂的話,我會與他戰鬥,但是我不會對現在發生的事情進行干預。奇樂的殺人方式我大致都了解,恐怕這次的犯人也用了與奇樂同樣的殺人手法,但是我對於這個犯人沒有興趣,沒有興趣的案子我是不會干涉的。』
 
『我認為應該由日本警方來處理日本國內所發生的案子,『不干涉』的意思不代表在信號切斷為止而已。』
 
『所以,我想以我個人向這個犯人說句話--你這個殺人犯。』
 
機械變聲過後的聲音在說完這句話,就切斷了信息,恢復到原本電視台的畫面。
 
看到這個信息的利多娜與雷斯特,從心底覺得,尼亞已經完全的成為L了。
 
那的確是L會採取的做風。
 
L是個任性的人,他不會插手他沒有興趣的案子。
 
 
收到了來自雷斯特與利多娜的訊息,尼亞認為自己多少有了幾分的L的樣子,他還是不認為自己是完全的L。
 
畢竟他很清楚,他不可能是L,一個人不可能完全成為另一個人,僅管再相似都不會一樣。
 
L是他憧憬,崇拜的對象,身為繼承者,他並沒有見過L,但是渡曾經安排了讓華米之家的小孩跟L面談的機會,在那場面談中,L並沒有現身,跟以往是用著機器,透過機器跟孩子們交談。
 
其中,L對於他干涉各種案件說出了他最根本的理由。
 
那不過是興趣而已,並不是甚麼正義感,就像看推理小說解謎想要繼續看到他的結果,或是玩遊戲想要破關一樣,只是種變相的遊戲興趣。
 
那是使他更加崇拜L的催化劑,至此他更加佩服L。
 
 
尼亞起身離開了自己的房間,到一個放著大家置物櫃的倉庫去,他打算從他的置物櫃拿些新的玩具出來。
 
看到L的置物櫃的時候,尼亞突然停住腳步。
 
在L的置物櫃裡面會放些什麼東西?應該跟他不一樣吧。
 
有時候天才的思考迴路總是會突然接錯線,尼亞現在突然很想打開L的置物櫃,看看裡面到底放了些什麼。
 
破解置物櫃的密碼鎖時,雖然費了點精神,但還是順利打開了。
 
裡面是滿滿的各樣保存時限較久的甜點,還有一張單子,上面列著各式各樣的甜點名稱,顯然是渡幫L整理的。
 
尼亞突然想,為什麼L會那麼喜歡吃甜食呢?雖然說適當的糖分能夠激發腦力,但是吃那麼多總會有事吧?
 
他關上L的置物櫃,卻把那張列有甜點名稱的單子拿了出來。
 
尼亞突發奇想地,用了些方法把那張單子上面列的甜點全部找來,就連咖啡旁都放著一堆方糖。
 
雖然尼亞沒有真的見過L,但是多少還是對於L的習慣有些了解。
 
他拆開了一枝棒棒糖,丟了好幾顆方糖進去咖啡裡面,再用棒棒糖攪了咖啡一下,然後拿起來喝。
 
尼亞很少有變化的表情,突然有些鐵青。
 
……好甜。
 
……不只好甜,根本就是要甜死人了。
 
尼亞突然想,他要是像以往缺乏行動力就好了,他就不會去找這麼一桌的甜食來荼毒自己。
 
果然他離成為L還有很大的一段距離。
 
 
只是尼亞沒有注意到,他的玩具相對於L的甜食,其實是非常相似的,還有更多地方也非常相同。
 
尼亞,NearNext,僅次與L之人,僅管他們沒有真的相處過,但是行為模式還是非常相同的。





***

後記:

其實我想寫的部分就只有最後面那八百多字,前面都是在交待故事背景,根本就是看著漫畫在寫小說版,不過我有省略很多地方,而且大多都只有寫出尼亞所說的話而已。

其實最後面那邊有點惡搞啦XDDDDD
創作者介紹

千醉夜。

cinmin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