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老大的贈文,兄弟向慎入。




  
(03)
 
  楊晏鈞走進屋內,把身上的包包放到一旁後,他轉過身看跟在他身後的楊丞鈞。
 
  楊丞鈞連問都不問的放下自己的東西就直接走去廚房,一副像在自己家裡面一樣。
 
  啊啊,要怎麼開口才好?楊晏鈞心想,這種氣氛……非常不正常。
 
  楊丞鈞才剛進廚房沒有多久,就從裡面傳出陣陣的食物香味,楊晏鈞無奈地走過去廚房那邊,那小子真的把這邊當自己家啊?
 
  「……丞鈞,你在幹嘛?」
 
  「煮我的晚餐啊,你吃了嗎?要不要我多煮一些?」
 
  楊丞鈞一邊拿調味料一邊攪動著鍋子裡面的東西,樣子很是專心。
  
  這個廚房楊晏鈞住那麼久幾乎都沒有煮過東西,那些調味料什麼的到底是哪時候冒出來的?真的,他真的越來越不懂自己弟弟是怎樣的一個人了。
 
  「不用了,我回來之前有去吃東西了。」楊晏鈞搖搖頭,他幾乎不在家吃飯,吃飯幾乎都是在外面解決的,冰箱要不是上次楊丞鈞多少買了些東西,平常可都是只有些飲料而已。
 
  大學生自己住在外面,幾乎都不怎麼健康,像楊丞鈞這種會自己煮晚餐的很少……在楊晏鈞的朋友裡面一個都沒有。
  
  「喔,那好吧。」楊丞鈞聲音有點失落,不過很快就恢復過來了,他拿了碗裝了些他煮的東西,走到餐桌旁坐下。
 
  楊晏鈞看著他的動作,他真的當作是自己家了。
  
  「現在不早了,你還在我這裡待著,不怕媽擔心你回不了家?」楊晏鈞坐到一旁,打開電視,一邊轉著看電視,一邊問道。
 
  「……我不住家裡啊,我住家裡我怎麼上課,每天通勤兩小時嗎?」楊丞鈞停下筷子,無奈地回答道。
 
  「你不住家裡?等等你到底考上哪裡的學校?通勤兩小時?」楊晏鈞一聽愣了一下,他是沒有問過楊丞鈞考上哪裡,不過依照老媽的希望和他的成績應該是念離家裡不遠的那間大學,那間可是他想念還念不到的好學校呢!
  
  「……哥,你真的很不關心我耶,我考大學是什麼時候你大概從沒有記過吧?」楊丞鈞臉色暗淡了下來。
  
  「……你不是去年考的……嗎?」楊晏鈞轉過頭去看著自家弟弟,看到他那張充滿失望神色的臉,他的話有些停頓。
 
  難道不是這樣嗎?他記得他不久前還看過他穿他高中制服的啊……
 
  「……小軒今年已經高二了,你知道嗎?」楊丞鈞說出他們家最小的弟弟已經念高二了,他總有種感覺,他那個哥哥一定認為軒鈞在才要考高中吧!
 
  「欸?可是他什麼時候考高中的,他不是才國中而已?」楊晏鈞疑惑怎麼他是跟現實社會脫節了嗎?為什麼丞鈞說的跟他印象中完全不一樣啊?他一時衝動,衝上前去抓住楊丞鈞的肩膀,靠近想問他問個詳細。
 
  「唔……就你考大學那年啊,啊…我說哥,你靠太近啦!我讓你問,你不要靠那麼近,好有壓迫感!」而且都快親到了你知不知道啊……楊丞鈞對已經幾乎快要爬上自己身上的楊晏鈞有點無奈,他真的是完全狀況外。
 
  當然除了壓迫感還有其他的讓他尷尬的因素在就是了。
 
  「啊,抱歉。……可是我記得去年見到你們的時候你還穿著高中制服,小軒也穿著國中制服啊……」楊晏鈞發現自己的舉動有些超過,立刻道歉,退回去沙發上坐著。
  
  「那是你剛上大學的時候吧?唉,誰叫你都一直躲我們,一點也不關心我們。」
 
  楊丞鈞的語氣雖然沒有特別刻意的怪罪意味在,但是多少還是聽得出他在抱怨。
  
  楊晏鈞聽見這話,難不成錯全在他身上啊……雖然他真的有點忽略他們,可是他也是逼不得已的啊。
 
  他轉過頭過去,沉默了下來。
 
  楊丞鈞的目光雖然沒有直視著他,但也用眼角餘光將他的一舉一動看得清清楚楚。
 
  「……算了,反正小軒很想你~想死你了,整天都在念說大哥怎麼都不回家,跟小孩子一樣整天鬧著,也是因為他鬧我我才去吵媽要地址來找你的。」楊丞鈞咬著湯匙道。
 
  「小軒?唉……」楊晏鈞無奈地嘆了口氣,他跟小軒的感情從小就很好,只是,自從那件事情發生之後,他就刻意跟家人有些距離。
 
  「對了,哥,你這裡借我睡一晚好不好?」楊丞鈞像是突然想起什麼,把咬在嘴裡的湯匙放下,轉頭跟楊晏鈞說道。
 
  「嗄?……」楊晏鈞一開始沒有反應過來只能吐出一些簡單的音節,後來他反應過來楊丞鈞在說什麼,一想到那一晚的事情,他急忙說,「……不行,不可以!」 
 
  「……哥,你一定還對那個晚上的事情耿耿於懷吧?」楊丞鈞其實不用多想也知道他哥為什麼拒絕他,要是撇開他是他弟弟的身分,他可能在那天之後,都不可能進到這間屋子。
  
  楊晏鈞的臉部表情有點扭曲,一把關了電視,也不回應楊丞鈞的話,就直接走回房間,而且還有用力鎖門的聲音。
 
  楊丞鈞自知自己大概踩到地雷,他摸摸鼻子,很識相的不再說話,把吃晚餐的餐具收到廚房洗好放好,再回到客廳來。只是,楊晏鈞沒有說明白到底好不好,他要是自顧自的待著一定會惹他更不開心,可是時間真的不早了,他現在回住宿的地方也沒有時間了啊……
 
  在客廳思考了片刻,楊丞鈞走到哥哥的房門,敲了幾下之後,才終於有了反應。
 
  「要做什麼?」楊晏鈞並沒有開門,隔著門板傳出來的聲音有些模糊。
 
  「哥,對不起啦。」楊丞鈞低著頭,用著帶點泣音的聲音說道,活像是被拋棄的小孩子一樣拉著別人不肯放走的樣子。
 
  在裡面的楊晏鈞被這種音調嚇到,原本躺在床上快要睡著的他,居然被這驚醒了。
 
  拜託你不要裝哭,你都幾歲啦!就算你裝哭我也不會原諒你的……他是很想這麼回答,可是話到嘴邊,聽到那越來越明顯的啜泣聲,他突然覺得好罪惡,一時啞口無言。
 
  當了二十二年的楊家長子,他知道,把弟弟弄哭是不對的,但是……這年齡有些不合欸!有哪個像楊丞鈞這種大約二十歲的大學生會因為這個而哭啊?
 
  他無奈地下床去開門,開起門那一刻,他想應該不會看到透明的液體在楊丞鈞的眼眶出現,應該是裝裝聲音騙他的吧?
 
  但是,門一打開,除了看到楊丞鈞縮在門板旁邊坐著,眼眶裡面不但有眼淚在打轉,眼睛下面還有明顯的淚痕,看到這一幕他倒忘了,小時候只要他一生氣不理楊丞鈞,楊丞鈞就會在一旁哭起來,有時是默默的哭著,但有更多時候是哇哇大哭,就連小軒出生了以後都還會這樣。
 
  「丞鈞。」楊晏鈞也在楊丞鈞的身旁坐下,喚了他一聲。
 
  「啊?」楊丞鈞看到哥哥出來,立刻把臉頰上的淚水擦掉,可是眼眶中淚水還是沒有停止的跡象,就連講話都還有很嚴重的哭音。
 
  「你比我還要愛哭。」楊晏鈞說道,話末還突然笑出來。
 
  「因為我被冤枉,……當然要哭。」楊丞鈞的眼淚有稍微止住,只是聲音依然還沒有恢復正常。
 
  「什麼冤枉啊?我哪裡冤枉你了?」楊晏鈞不解,他沒有冤枉他啊,那件事是事實嘛!
 
  「因為那件事完全是個意外啊,我事後也嚇了很大一跳!」楊丞鈞努力解釋著,不過通常這種話都有越描越黑的效果。
 
  「嚇了一跳還可以用那種口氣跟我講話嗎?」楊晏鈞挑眉,他才不信。
  
  「那是後遺症--其實那天我回到學校坐在教室裡面等著要上課的時候,我才真正回神過來。」楊丞鈞垂下眼,淡淡地說道。
 
  後遺症?什麼後遺症?

  楊晏鈞真的是越來越不明白了。


-----

後記:

其實老大是說要悲劇走向的,無奈某黑兔腦袋裡面沒有悲劇細胞,所以他好像有越來越搞笑的趨勢(?)

這家兄弟總共有三個人,老三是(不)正常的異性戀,把全家都設定是同性戀也太誇張了。

雖然我覺得我的劇情走向一點也不吸引人……可是還是請大家多包涵了(淚)

創作者介紹

千醉夜。

cinmin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devilkid
  • 看到這篇
    讓我想到





    你的賀文我打完了(灑花←這根本是打廣告(被踩死
    .......不過還沒貼就是了(小聲+跑
  • 嘎嘎嘎嘎

    那為什麼沒有貼出來嘎QAQ
    太過分了(淚)

    cinminori 於 2008/02/12 21:59 回覆

  • 阿蘭
  • 貼了貼了
    不過人家實在很不好意思(羞(被巴
  • 嘎有甚麼好不好意思的@@

    cinminori 於 2008/02/14 02:1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