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1
 
安瑾書一醒來就看見大家都盯著他看,每個人的臉上都充滿了無奈的表情。
 
「殿下,你可以再呆一點沒關係……好好的一個人在自己家裡走也可以掉下去……」雲殘月露出來非常無奈的表情看著剛醒過來的安瑾書,而後者只是疑惑地看著出現在他眼前的幾人。
夏肖玉看著安瑾書醒了,表情才從緊張轉為無奈,稍微鬆了一口氣。
「殿下,你真是嚇死我了,我還以為是哪個武功高強的刺客闖進來了,原來只是你自己掉下去……」御宇殤無奈地笑著,心想還好殿下沒有出事情。
 
安瑾書仔細地看著在他眼前每一個人的長相,從左邊看到右邊,再從右邊看回左邊,他歪著腦袋,手指著自己,開口問道:「你們……叫的殿下是指我嗎?」
 
聽到這句話的眾人當場愣住了,這句話問得好像他失憶的樣子。
 
「唔……你們怎麼都不回答我?這又不難。」安瑾書露出一張無辜的臉說道。
 
這問題當然不難,但是很嚴重。
 
王爺失憶了,而且是現在暗傳最有權的王爺失憶了,這一定會掀起一陣風波。
 
眾人突然感到一陣頭痛,這安瑾書又是在玩甚麼?絕對不可能掉下水就失憶,這太荒謬了。
 
「欸,回答我一下嘛,別大家都不說話啊!」安瑾書伸出手在大家眼前揮著,他完全不清楚現在發生了甚麼事情。
「是的,你就是我們口中的殿下。」當大家都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夏肖玉冷靜地說道。
 
聽到夏肖玉所說的話,御宇殤也冷靜了下來思考目前的狀況。
 
「我是殿下啊?是哪個王公貴族嘛?」安瑾書偏著頭問,如果情況不是那麼緊急的話,這個樣子還挺可愛的。
「你是現在皇上的九皇叔,瑾王爺。先讓人送些熱食上來吧,好嗎?」御宇殤說道,指揮著王府裡面的侍僕。
 
安瑾書乖乖地點頭,就像是個乖巧小孩般,相當安份。
 
御宇殤在指揮著侍僕的同時,也把在裡面的管家福伯跟雲殘月兩人拉出來,留下夏肖玉一個人在裡面先陪著安瑾書。
 
「福伯,請千萬不要讓這個消息流出去,要是讓其他不相干人等知道這事,瑾王府會有處理不完的禍事。」御宇殤露出一臉嚴肅的表情,讓站在一旁的福伯不禁冒冷汗,這會兒事情真的不妙了,只能點點頭,趕緊把吩咐的事情辦好。
 
 
把失憶的安瑾書安頓好後,御宇殤三人在一旁的偏殿,討論著現今的狀況。
 
「肖玉,你覺得殿下真的是意外落水失憶的嗎?」御宇殤輕啜了一口熱茶,一邊琢磨著今天發生的事情,開口問道。
「不完全是,來看診的御醫說,頭部雖然有些撞擊的情形,但不致於會失憶。」夏肖玉看著窗外逐漸泛黃的天空,慢慢說道:「我想失憶另有其他因素。」
雲殘月低頭沉吟了一下,說道:「殿下這樣該不會是要暗示我們做些甚麼吧?」
御宇殤走過去撞了一下雲殘月,示意他講錯話了,照理說,夏肖玉並不知道安瑾書私下在操弄著甚麼,他並不想讓夏肖玉知道。只可惜,夏肖玉並不是個遲鈍到連一點都察覺不到的人,他們私底下在做些甚麼,他略知一二,只是不說而已。
夏肖玉轉眼看了看他們兩個,他想不需要多說甚麼他們應該也知道不需要再隱瞞他,沒有那個必要。
「啊哈哈,肖玉……你不要那樣看著我啊,我沒有說甚麼啊!」雲殘月打哈哈地笑著,雖然面對其他人他是可以很自然的隱瞞跟說謊,但是面對熟人就有困難了,更何況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友。
「裝傻無用。」夏肖玉挑了挑眉,冷淡地說道。
御宇殤也明白其實就算他們不講,長期在瑾王府待著,又常跟他們一起,依夏肖玉的聰明才智,多少也會注意到他們隱瞞了他一些事情。
「肖玉,你應該知道殿下不告訴你的原因吧?」御宇殤笑著問道。
「御大哥,現在不是問這種事情的時候吧?現下該解決的事情不是這個。」夏肖玉知到御宇殤話中所指,但是他還是不想碰觸這個話題。
「也是,現在我們完全不知道殿下在玩甚麼……算了,就先靜觀其變吧。」御宇殤看了夏肖玉一眼後,笑著說道。
 
靜觀其變。
 
目前也只能如此了,誰也不知道那個殿下在玩什麼把戲。



************

室友趕我去念書XD
創作者介紹

千醉夜。

cinmin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forget1210
  • 別這麼哀怨嘛...
    我還是很喜歡看故事的
    誰叫我的小說漫誜供應商離我而去
    有時間就寫吧~我是頭號FANS
    夠有義氣了吧XD
  • 我努力啦~~謝謝你喔!!!

    cinminori 於 2007/11/16 16:4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