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
 
 
「好吧,你們可以先離開了,我想出去走走。」安瑾書思考了一會,抬起頭,對著那對姐弟說道。宇文雅跟宇文彥點頭,立刻隱身在黑暗之中,他們雖然一邊要調查,但是主要的責任還是保護安瑾書,所以就算安瑾書說他們可以離開了,他們還是需要在暗處保護著他,以免同樣的事情再度發生。
 
安瑾書看了眼前空出的道路,他起身走出了房門。
 
本來只有安瑾書還算沉的腳步聲,突然聽見了一聲噗通。
 
 
 
時刻約莫是中午時分,位於皇城東郊的蕭城山上,蕭本家。
 
「莫嫣,宗主去哪了?」蕭紫鸞走在本家的宅邸裡,去過自家弟弟的房間見不著人影,就找了個侍女問道。她話中所指的宗主就是擁有蕭家家徽意義,她的親弟,蕭紫薔。例來只有蕭家宗主才有資格繼承這個名字。
「宗主大人一早就出去了,還沒有回來。」端著餐點要回去廚房的莫嫣被攔下問話,想了想今早的景象後,說道。
「我知道了,妳去忙妳的吧!」蕭紫鸞一聽,心想那孩子今年都幾歲了,還搞失蹤這把戲嗎?今天是例行的家族議事,身為宗主的他怎能不到?!不過想想,那孩子始終沒有真心甘願繼承宗主一位,是當年父母親硬把這個名字扣在他身上,也難怪他一天到頭不見人影,上次找得到人去救兒子也只是因為他也擔心瑾書才自願出現的。
 
莫嫣向蕭紫鸞行了個禮後,先行離開了。
 
身為宗主的紫薔要是又沒有出席,她們兩姐弟的名望在蕭家還真的愈來愈危險。現在的時局十分不穩定,瑾書跟璃妃的孩子也不知道在玩甚麼把戲,表面上是風平浪靜,但私底下可不見得,而且璃妃的兒子安以謙聽說又跟絳月莊有所聯繫。絳月莊在江湖上一向跟好事好人扯不上邊,只有惹禍端的份。至於她家兒子嘛,跟那個黑帝稱兄道弟的,也不會多安分吧?自家兒子在這方面的城府深得連她這個母親都摸不透。
 
蕭紫鸞思慮一轉,大概知道弟弟會去哪些地方,只是一時不確定到底要往哪裡找人。
 
用術法找總比親自去找省事,蕭紫鸞隨手放出一個蝶形符,化為一隻蝶去找人。
 
 
「你怎麼跑到這裡來了?你又不去那個家族議事了嗎?」蕭紫鸞走到後山上的一間小院,見到了坐在其中的蕭紫薔。
「不是多有興趣想去。」一身輕便衣裳的蕭紫薔隨性的坐在小院中,一副世事都與他無關的模樣。
「紫清,你不是那種可以耍任性的年紀了。」蕭紫鸞沉聲說道。
紫清,是蕭紫薔的原本名字,只有私底下蕭紫鸞才會用以前的名字叫著蕭紫薔。
「我不是在耍任性,我只是在等,等他會怎麼做。」蕭紫薔喃喃說著,想起了之前安瑾書曾經私下來找過他要了一點東西,他很好奇那孩子打算做甚麼。
「……都是在觀望啊?」蕭紫鸞望向遠方,輕聲說道。
「因為他是關鍵人物。」蕭紫薔道,起身走回宅邸的方向。
 
 
夏肖玉還沒有走進瑾王府,管家福伯就急著出來找他。他瞧見福伯神色慌亂的樣子,他趕緊扶住福伯,一旁的雲殘月開口問道:「福伯,是發生了甚麼事情?」
 
「這個……王爺他……掉到水池裡面了……」福伯臉色有些尷尬地說道。
 
「呃……那殿下人現在在哪裡?」夏肖玉的表情僵在臉上,無奈的問道。都幾歲了還能掉進水池裡?重點是自己家裡他都走了多少遍,居然這個時候才掉進去?
雲殘月在一旁很努力的克制臉部表情,他實在不知道該說安瑾書什麼了,本來他一直以為安瑾書的迷糊都是裝出來的,不過這會掉進水裡,這總不可能是刻意的吧?長這麼大還掉進自家水池裡,很無奈也很好笑。
 
「王爺已經由侍女們換好乾淨衣裳,整理好衣裝在寢室裡休息了,只是……王爺還沒有醒。」福伯最擔心的就是這點,王爺要是出事,他這個老奴才怎麼擔當得過去?
 
「那,御統領呢?」雲殘月好不容易整理好表情,問道。
 
「御統領也被王爺給嚇到了,他正在王爺寢室裡看著王爺呢!」福伯還可以想見御宇殤那時錯愕的表情。誰都料不到才一轉眼,人就出事了,而且還是自己搞出來的?他們家王爺還真的不是普通的寶貝。
 
夏肖玉思考了一下,這應該是純粹意外。
 
「好吧,我進去看看。」夏肖玉移開腳步往裡面走去,雲殘月也跟在後頭。



***************

我我承認我最近都不怎麼有打文QQ
我不是故意的,真的是有點忙。
我會努力找時間更新的。

希望大家可以耐心看下去。
 
創作者介紹

千醉夜。

cinmin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